手机产业链砍单声再起 后续订单在哪儿?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4-24 15:12:12

在一季度大部分公司业绩实现调涨之后,进入第二季度,手机产业链砍单声再起,压力渐渐显露了出来。

这从近日相关上市公司陆续发布的公告和业绩会上的表态也可见一斑。全球手机镜头龙头公司大立光在法说会(新闻发布会)上就透露,预估接下来二季度出货均价和总体量将下行。

不少上市公司也在业绩预告中指出,虽然在3月已基本实现全面复工复产,但下游行业近期的消费欲减少会导致公司收入减少。且鉴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最新发展,仍未能确定今年余下的时间,会否继续对全球经济及终端使用者需求带来冲击和不利影响。

这就不难理解,砍单行为主要与疫情导致的封闭性管理举措有关,而尤其在印度、东南亚等国产手机厂商倚赖的重要战场,又是疫情正在进一步蔓延并尚未看到拐点的区域,不明朗的前景带来对产业链的冲击。

IDC全球硬件组装研究团队研究经理高鸿翔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大约就是从二季度开始,海外市场的“急冻”成为砍单主要原因,这主要集中在核心零部件如PCB板等部分;不过对于芯片等半导体产品的需求,手机厂商们并不敢贸然进行砍单,因此目前还处在平缓增长趋势中。

业绩不确定性显现

砍单的消息早在一季度接近末期已经开始散落在市场上,这与产业链的运转周期有关。

此前市场上曾预判今年会是行业周期中起底回升的关键年份,这在产业链层面也有所表现。受益于2019年末订单的延续,不少近日陆续披露的财报都显示出,产业链一度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即使是部分在去年突然“爆雷”的厂商,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也实现了不错的跃升。

复工复产号召之下,大约在3月,产业链就基本反馈已实现约90%左右的复工率。但也是从这时候开始,海外疫情逐渐蔓延,这些地方开始进入抗疫的第一阶段。

在此背景下,多名分别主攻西班牙、印度、非洲等海外市场的产业链和渠道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在海外部分国家开始封锁策略之后,当地市场的手机消费需求就已基本冻结,他们也是在年前回国之后,就无法正常在当地开展工作。

“我原计划3月在埃及和肯尼亚等市场走一趟,继续拓展市场,但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了。”一位非洲渠道商向记者表示,原计划在4-5月会举行的非洲电商活动周也陆续被官方取消,他现在只能主攻订阅电商模式,主推以2个月左右为周期,向不同海外市场运输日用品的业务。

但对于主业为手机产业的厂商来说,寻求转圜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了。

精密结构件厂商瑞声科技在近日的公告中就表示,中短期内,消费情绪和终端用户对智能手机的需求将不可避免地受到负面影响。在具有挑战性的经济环境下,集团的首要任务是遵守财务纪律,保持健康的资产负债表和强劲的现金流,并通过严格的成本控制和更高的自动化水平来进一步提高运营效率。董事会还建议2019财年不派发末期股息。

该集团预计,由于春节后的等待复工时间变长,价格压力预期变高,以及消费者对收入降低的预期而影响购买智能手机的需求,将导致2020年第一季度的收入、毛利和净利润受到不利影响。

大立光管理层在法说会上也谨慎表示,受疫情影响,4月手机需求将弱于3月,5月需求将弱于4月,2020年第二季度新机型的数量同比也将发生下滑;同时,2020年Q2中低阶规格的产品需求相对较强,将不利于公司二季度的出货产品单价和毛利率表现。

集邦咨询研究经理黄郁琁也坦言,在近日曾数次对今年整体手机市场的趋势研判进行修正。“我们最后预估会下修到手机产量同比减少11.3%,主要是Q1到Q3的衰退。”她续称,目前预测第一季会衰退10%,比较担心Q2,其中4月受益于3月急单,市场上渠道需求还没有真实地反映回去,订单是延续的,主要担忧的下修点在5月中旬。

后续订单在哪儿?

随着印度、东南亚等市场受疫情影响开始采取各种措施,手机产业的需求开始迅速走弱,在部分产业人士看来,这叫做“急冻”。

高鸿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也正因为在一季度还没明显看到海外市场会受到疫情影响,在3月期间,不少厂商还在积极为这两大市场备货。

“在此过程中,我们留意到一个现象。那时候很多零部件厂商在海外市场的备货订单量似乎是要比手机组装需求量要高的。基本在3月中上旬之前,需求一直很强。”他表示,即使看到疫情在欧美开始蔓延的消息出现,产业链订单仍然有不错的表现。

这让他开始担忧,接下来产业是否会出现“上(产业链上游)冷下热”的现象。很快,多国的封锁政策让当地突然被冷冻,大批零部件还在此期间生生被卡在海关。

就是在3月下旬开始,整机厂商开始调整订单了。高鸿翔主要关注到了三星的表现,由于此前在中国市场逐渐失守,三星自2019年开始,陆续推出不少性价比产品。而这类产品要将成本尽量摊薄,就需要ODM代工厂完成设计和组装。

“去年开始三星提升了外包数量,今年的量比去年还要多。”他指出,甚至在年初,三星还在增加订单,可是随着市场消费情绪的冻结,三星连续砍了2次订单,不过算下来,仍然比去年整体量要大。

高鸿翔分析认为,被砍掉的订单应主要是在4G类产品。“因为印度和东南亚市场以中低阶的4G产品需求为主。今年全球的5G市场大约有2/3需求会集中在中国,剩下的5G需求会在苹果和三星。”

野村证券也在研报中指出,经调研,苹果在第二季度砍单20%,而经验显示,苹果的砍单通常是一系列动作,未来几个月仍需要持续提防。同时,苹果的供应链公司上半年营运将低于预期,第三季度变数的风险也不能轻视。

不只是未来订单量突然被抽调,现在被卡在“路上”的元器件,可能也会成为接下来让厂商“头疼”的难题。

高鸿翔就认为,即使没有疫情影响,在今年早期被积极运往印度的元器件等产品,一定程度是为了赶在4月当地调涨税率的窗口之前,以平衡成本而被前置的市场需求。因此当地本来在未来一段时间的订单需求就会下降,更何况还遇上疫情造成的消费需求停滞。

“所以就算物流在近期会有放松的可能性,这种提前被塞进市场的通路库存还是没有机会被完全消化,这包括在中国香港等中转站、印度等海关、当地经销商仓库等各种环节的在途货物。”他指出,接下来产业链厂商面临的难题可能还包括,面对这些零部件产品,到底该如何规划在当地的产品计划和定位调整。

不过对于更上游的半导体产业来说,可能并没有那么艰难。高鸿翔向记者分析,即使到目前,主流整机厂商都并没有对全年的手机销售目标提出太大调整,某种程度就是考虑到对各类芯片产品的需求。

“半导体不是要多少就能随时有多少,厂商的策略通常是需要提前锁定关键元器件的产能,因此不会对这类元器件轻易调整。”他指出,因此即使在零组件厂商砍单消息不断的背景下,半导体的产能反倒处于平滑增加趋势中。

标签:手机产业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