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我国的保险业仍将保持保费收入正增长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2020-07-24 14:32:09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主任田辉

随着世界各国国民财富的增长,财富管理的需求不断增加,而保险业正是财富管理的一个重要手段。专家预计,未来10到15年是中国保险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同时中国保险市场也是一个“金矿”。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已经长达半年时间,各行各业均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保险行业也不例外,但我国保险业正在恢复过程中,且有望引领全球保险业发展。根据瑞士再保险发布的最新预测,在经济衰退导致保险需求急剧下降背景下,全球寿险保费预计在2020年将收缩6%,非寿险保费将收缩0.1%;相反,中国保险市场仍将保持保费收入正增长,其中未来两年预计中国对亚洲市场寿险保费增长的贡献将高达70%。

2019年末,保险业对外大幅开放,半年多过去了,相关改革落实及发展情况如何?保险业在这半年中监管态势如何?对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主任田辉。

疫情下我国的保险业仍将保持保费收入正增长

中国经济时报:疫情已经持续半年时间了,在你看来,疫情下保险业凸显哪些新特点值得关注?

田辉: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如果套用保险术语来讲,可以视为是一场全球性巨灾事件。在如此规模和严重程度的巨灾冲击下,到目前为止我印象最深的一点是保险业凸显出来的与实体经济之间密切的关联性——不论是业务整体增长还是具体营运模式无不表现出保险业追随实体经济“起舞”的态势。

一是在业务整体增长上。多数人都承认,新冠肺炎疫情所导致的经济衰退将是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但疫情冲击下,中国经济和中国保险业在全球均能保持“一枝独秀”,体现出了很强的增长韧性和增长后劲。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6月份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我国列为是在2020年唯一保持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与之类似,根据瑞士再保险发布的最新预测,在经济衰退导致保险需求急剧下降背景下,全球寿险保费预计在2020年将收缩6%,非寿险保费将收缩0.1%;相反,中国保险市场仍将保持保费收入正增长,其中未来两年预计中国对亚洲市场寿险保费增长的贡献将高达70%。当然,暂时的负面冲击不可避免。就如同上半年我国GDP增长率受到疫情影响而显著下滑一样,上半年我国保费收入同比增长率为6.4%,大幅低于2019年的14.2%,这也体现了此次巨灾事件的威力。

二是在具体运营模式上。疫情冲击下我国经济的众多细分部门都表现出了一个共同趋势,即自动化、智能化和数字化运用大幅提升。保险业也不例外,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加速运用,推动线上业务加速发展,从销售、承保、核保到理赔各个环节均是如此。众安保险、泰康在线这类互联网保险公司取得了比传统公司更加骄人的业绩。正是疫情下“无接触”需求的增长刺激了保险服务更多由线下走上线上。在中国新经济发展的大趋势中,保险业并没有掉队,这一点值得欣慰。

新的开放举措给保险市场带来了三个主要变化

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10月,国务院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2019年12月份,银保监会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半年来,落实及发展情况如何?

田辉:保险业对外开放是中国金融开放的有机组成部分。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自此揭开了新一轮高水平金融开放的序幕。你提到的两项法律法规标志着保险业此轮对外开放在法律上有了切实保障,但实际上,早在新的法律法规出台之前,加大保险业对外开放的信号已经广泛传递出去,并得到了市场的积极反馈。

我们可以看到,2019年至今,不少中、外资保险公司基于开放预期都对各自业务和运营做了战略和战术层面的调整,在股权方面出现了很多新的动向,这表明,加大开放是众望所归。对现行法律法规进行修改,使之符合新的开放导向,将有助于进一步消除相关障碍、切实落实相关举措,预计将对保险市场带来更多正面影响。

粗略总结一下,截至2020年上半年,新的开放举措给保险市场带来了以下三个主要变化。

第一,已经存在的公司进行股权调整,最主要表现为合资公司转为独资公司。2019年底,法国安盛集团(AXA)宣布完成从国内股东手中收购安盛天平财险剩余50%股权,安盛天平财险成为国内最大的外资独资财险公司。今年6月19日,友邦“分改子”获得银保监会的批复,成为首家外资独家寿险公司。

第二,新的外资保险机构进入中国市场。根据银保监会的披露,2019年已有两家外资保险机构(恒安标准养老保险有限责任公司和招商信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筹建,还有5家外资保险机构开业,其中既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又有再保险公司,还包括首家外资独资保险控股公司——安联(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

第三,外资保险公司加大对中国市场的资源投入。2019年以来,多家外资保险公司获批增资,在全国各地开设分支机构的步伐也有所加快。

众所周知,以往中资股东和外资股东在经营理念等方面的冲突,是制约外资保险公司在我国发展的重要因素。很多外资保险公司因此不敢在中国市场投入过多,甚至还有个别公司退出了中国市场。新的对外开放举措,可以在很多方面消除外资公司的后顾之忧。不管是新外资经营主体的进入,还是老公司加大投资和业务布局力度,都是外资对中国市场信心提升的体现。

总之,我国保险业对外开放正在稳步推进中。在新的开放格局下,中外公司真正的直面竞争正在启动。以往这种竞争也存在,但开放方面的限制使得市场竞争存在局限,可以说是“戴着镣铐跳舞”。在新的法律创造的更加开放公平的竞争环境下,中外保险公司将同场竞技,共同为中国企业和民众提供优质保障服务。外资保险公司在特殊风险管理、养老金、健康管理、全球化投资、财富管理等诸多方面都存在优势,希望这些优势充分发挥,高效服务于我国社会经济发展。

监管过程中强化了消费者视角值得称道

中国经济时报:最受关注的是产品的监管。2019年,银保监会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车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健康保险管理办法》《关于完善人身保险业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形成机制及调整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规范两全保险产品有关问题的通知》等文件,进一步加强对保险产品端的监管。今年上半年,保险行业监管态势如何?

田辉:偿付能力监管、市场行为监管、产品监管等构成保险监管的有机整体。近年来,产品监管愈发受到重视,因为保险产品是消费者和保险公司发生接触的最直接载体,不论是提升消费者对保险的直观体验还是管控保险经营各环节的风险,都离不开对产品的监管。从保险产品监管的变化,可以看到整个保险监管的变化。

今年以来,保险监管仍然延续了2016年以来的严监管态势,防控风险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内容。例如,自2019年年末以来,银保监会对信用保证保险业务进一步加强了监管。与此同时,严监管并不是一味地收紧,而是更加要求突出监管重点,换句话说,监管的精准性、差异性在显著加强:该严的继续严格——例如保护消费者利益方面绝不松懈;但该松的也要放松——例如按照深化“放管服”改革精神,继续推进车险市场化改革。

值得一提的是,监管在规范和推进保险产品改革过程中,强化了消费者视角。例如,新的车险改革方案强调三个原则:价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减,服务基本上只优不差。这一“以人民为中心”的导向是值得称道的。(本报记者 吕红星)

标签:保险业保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