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酿酒行业正在上演冰火两重天。

白酒行业当之无愧的龙头——贵州茅台股价已经“失控”。截至1月25日收盘,贵州茅台股价为2175元/股,再创历史新高,市值为2.73万亿元。同日,9家白酒上市公司股价涨幅逾5%。这样的行情,从去年以来已经屡见不鲜。

而在1月22日,中国葡萄酒龙头企业——张裕发布的2020年业绩快报,揭开了中国葡萄酒行业的惨淡现状。该业绩报告显示,2020年张裕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2019年同比下跌50%—59%。

如此大幅下跌的业绩,在葡萄酒企业中并不罕见。据中国酒业协会披露,2020年1—11月,155家葡萄酒企业的利润总额为2.56亿元,同比下降51.85%,疫情的强烈冲击下,挂牌上市的十几家葡萄酒厂商均表现为业绩欠佳。

一边是白酒行业受资本追捧,业绩与股价竞相上涨;一边是备受冷落,业绩与股价恶性循环。葡萄酒行业到底怎么了?

张裕2020年净利润腰斩

1月22日,中国最大的葡萄酒制造商张裕集团发布了2020年业绩快报。数据显示,2020年,张裕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8亿元—5.71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11.41亿元同比下跌50%—59%。基本每股收益也由2019年的1.66元/股降至0.68元/股—0.83元/股。

AI财经社注意到,近十年来,张裕集团净利润一直徘徊在10亿元左右,到了2020年,多年止步不前的收入更是遭到腰斩。作为葡萄酒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哥,为何会交出一份如此惨淡的成绩单?

对于业绩加速下滑的原因,张裕集团在业绩快报中解释称,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国内葡萄酒市场整体持续萎缩,导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出现较大幅度下滑,削弱了盈利能力。

此外,张裕集团将商标使用费差额扣除增值税后2.19亿元计入2019年度损益,而2020年该数值的损益金额为零。再者,公司2020年收购了张裕集团旅游业务,并对2019年度的财务数据进行了调整。

疫情对葡萄酒行业的冲击显而易见。此前,张裕集团董事长周洪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形容2020年是“国内葡萄酒市场近十年最艰难的一年”。他称,2020年的疫情正好发生在春节前夕——这是葡萄酒消费高峰,在全年销量中占比最大,甚至个别城市可占4成。

不仅错失了一年中的销售旺季,疫情还使得张裕集团的线下销售渠道受到严重冲击,传统销售渠道难以有效开展,酒店、商场和酒行销量大幅下降,产品需求大幅萎缩。

另一方面,由于聚餐活动大幅减少,酒类动销放缓,张裕面临着不小的经销商库存压力和资金压力。受上述因素影响,2020年上半年,为张裕贡献95%以上营收的酒及酒精饮料制造业同比暴跌45.21%,毛利率下跌4.4%至59%。

近年来,张裕集团还将目光瞄准海外市场,先后收购了西班牙爱欧集团公司、智利魔狮葡萄酒简式股份公司、法尚简易股份公司等外资葡萄酒公司,然而还未收回投资成本,海外业务便遭遇疫情“黑天鹅”,法国、西班牙等国家均为欧洲疫情重灾区。2020年上半年,张裕集团海外业务营业收入同比降幅达到4.18%,再度拖累了业绩的增长。

疫情的几次反复,令葡萄酒市场阴云不断,特别是今年春节提倡就地过年政策,家庭聚餐的频率随之减少,葡萄酒制造商或将再次处于不利之地。

AI财经社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张裕集团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业绩大幅下滑,主要系疫情对线下销售渠道的冲击所致,即使到了2021年,葡萄酒行业的经营状况仍然十分艰难,加之最近出台的就地过年政策,张裕在春节期间的销量将会受到一定影响。”

葡萄酒市场连年萎缩

受到疫情影响的远不止张裕集团,挂牌上市的十几家头部葡萄酒厂商业绩均呈现一片惨淡。

2020年三季报显示,ST威龙净亏损1.64亿元,利润同比下降830%;莫高股份净亏损684万元,利润同比下降147%;ST中葡净亏损3705万元,同比下降2747.8%;ST通葡净亏损1851万元,利润同比下降693%……

据中国酒业协会披露,2020年1-2月全国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国产酒销售收入为12.88亿元,下降40.82%;利润为0.51亿元,下降57.95%。在疫情的重创之下,葡萄酒企业一直处于严重下滑的低谷中。2020年1—11月,155家葡萄酒企业的利润总额为2.56亿元,同比下降51.85%,可谓惨不忍睹。

事实上,早在疫情发生之前,葡萄酒市场就已经出现萎缩。

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年销售收入2000万元以上,共155家)产量为45.15万千升,下降10.09%;销售收入145.09亿元,下降17.51%;利润10.58亿元,下降16.74%。中国葡萄酒产量自2015年起连续五年下降,葡萄酒营收占酒类的比重也持续下降,到2019年时比重已跌至1.7%。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受到经济增速放缓影响,国内葡萄酒行业总体需求疲软,无论是国产葡萄酒还是进口葡萄酒的销量和销售收入均出现不同幅度下降,国内葡萄酒市场特别是中低价位葡萄酒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加上葡萄等原料价格上涨,固定资产折旧、运费和人力成本增加等持续影响,很多公司的盈利都面临压力。

更令中国葡萄酒企业头疼的是,2015年关税优惠政策实施后,进口酒加速抢占国内市场份额,吞噬了国内制造商的利润,加上葡萄酒的国际化特征鲜明,全球传播范围广,这也让葡萄酒面临比其他酒种更为激烈的国际化竞争。

目前进口酒无论在销量还是销售额上都已占据过半中国市场,且领先国内厂商。麦肯锡2017 年中国消费者调查报告结果也显示,有 52%的消费者认为进口葡萄酒品牌更好。

一面是处于停滞期的国内市场,一面是洋品牌的猛烈进攻 ,再加上疫情对线下渠道的封堵,中国葡萄酒企业纷纷加速数字化转型挽救销量,不过,从市场调研机构的数据看,线上转型尚未取得明显成效。

据统计,2020年全国线上葡萄酒业务量同比下滑14%,其中天猫平台葡萄酒略微下降,京东葡萄酒下降14%,葡萄酒降幅位于各大品类酒水前列。

葡萄酒利润总额仅为白酒的1/132

与葡萄酒企业跌声一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线飘红的白酒股。

临近春节,多家白酒上市公司再度迎来强劲上涨走势。截至1月25日收盘,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泸州老窖、古井贡酒、洋河股份涨停,今世缘、贵州茅台、五粮液股价涨幅分别达到8.49%、4.57%、6.81%,9家公司股价涨幅逾5%。

不仅如此,1月25日白酒上市公司涨幅前六名中,泸州老窖、今世缘、酒鬼酒、五粮液四家,均发布了2020年业绩预告,其中,两家家公司预计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均超20%,净利润增速最低的的今世缘,也较去年增长了6.3%。

同样是酒,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葡萄酒的消费群体远不及白酒广泛,相对白酒每天消费4200万瓶、人年均5.61升的饮用量,葡萄酒每天仅消费350万瓶、人年均只有0.92升的饮用量,中国消费者对葡萄酒仍未形成稳定的饮用习惯。

从效益情况看,2019年葡萄酒的销售收入为145.09亿元,仅为白酒销售收入的1/38,利润方面,2019年葡萄酒10.58亿元的利润总额也仅为白酒的1/132。

中银证券表示,葡萄酒全球范围有庞大的消费者群体,过去几年表现逊色于白酒,并非酒种有缺陷,而是龙头企业没有充分发力, 没有做好消费者教育。参考过去两年酱酒热的兴起,各类白酒香型口感并无优劣之分,而是因为酱酒龙头茅台的带动。

此外,加强线上渠道,扩大销售规模,对葡萄酒企业扭转不利局面至关重要。中银证券指出,红酒市场碎片化严重,营销针对性不强,张裕等公司近两年不断加强与腾讯、京东、天猫、苏宁等线上大商的合作,利用数字化手段逐步实现“用户定位更精准、营销推广更精细、客户转化更高效”的战略目标。

但挑战背后也孕育着机遇。从人均消费量水平来看,葡萄酒未来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张裕董事长周洪江曾表示,“疫情肆虐时,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会发现,免疫力才是一个人最大的竞争力,身心健康、包括拥有健康的饮食饮酒习惯,将成为中国4亿新中产人群追逐的目标。而葡萄酒因富含多酚物质以及其他有益成分,是全球公认最理想的健康饮品之一。”

但周洪江的美好愿望,会变成葡萄酒行业的现实吗?

文|AI财经社 张梦依

编辑|孙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