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全球金融圈都在热议美股GameStop(GME. US),散户“热血”对战空投机构,惨烈程度堪称“血洗”华尔街。

在A股也有一只股票,在半年内下跌近70%的情况下,逆势大涨两个交易日,但散户和机构谁在收割,这还真不好说。

一年中上演倒V行情

连续大涨 换手率高谁买谁卖?

1月28日盘后,南极电商(002127. SZ)发布股价异常波动公告,称公司27日、28日连续两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0%,目前不存在需要更正、补充信息,经营情况不存在重大变化,同时控股股东及实控人不存在买卖股票行为。

交易数据显示,1月27日南极电商上涨10.05%触及涨停,28日盘中最高涨至9.97%后收涨8.08%。

相较于三大股指连绿两日,南极电商的表现着实亮眼。

不过换手率也需要注意,27日、28日该股换手率分别为6.42%、12.08%。然而,南极电商自进入2021年以来,换手率一直保持较高水平,又究竟是谁在买入谁在卖出?

进入2021年后的19个交易日中,南极电商先后7次登上龙虎榜。

1月28日龙虎榜单显示,北向资金买入2.79亿元,并卖出3.80亿元,三机构合计卖出1.45亿元,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拉萨东环路第二证券营业部更是一手买一手卖。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值得一提的是,1月27日晚,资深投资人、高见资产管理(横琴)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健通过尺度平台公开承诺,其作为近期逆势重仓买入南极电商的深港通投资机构之一,近期如果南极电商再继续低迷下跌,其将继续重仓买入不低于1-5亿元。

“若低迷下跌”,那27日、28日深股通的买入席位不知道有没有侯健本人身影,或仅是大佬隔空唱多呢?

2020年,南极电商的股价走势可以用倒V字形容,先是由年初的10.88元/股攀升至7月10日的盘中最高24.41元/股,之后便一路下跌,至2021年1月26日盘中最低的8.65元/股,区间涨幅达124.36%,跌幅更是64.56%。

开年不利 被列入重点监控范围

不满足于止跌 抛出第二份回购计划

对于南极电商而言,也可说是开年不顺。2021年初,兴业证券早前的一份研究报告将南极电商推上风口浪尖。

在研究报告中,兴业证券以“XX电商”举例,提出六大疑点:净利润非常高而无明显壁垒、无明显竞争对手、非常轻资产的运营模式、财务数据质量差(应收账款)、经营规模翻倍增长的同时员工数量下降、供应商和客户高度重叠。

由于这份研报突然的火爆,相关市场人士则认为“XX电商”正是南极电商。

正是因为这件疑似“财务造假”事件,并加之此前股价不断下跌,市场猜测引发恐慌,使南极人股价1月4日、5日连续暴跌。

1月6日,南极电商发布公告称,拟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回购公司股份,拟回购总金额不低于5亿元、不超过7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15元/股。

1月12日,南极电商发布公告针对研报中指出的每一点问题进行澄清,澄清公告中表示其所有数据都截取至电商平台官方数据,真实、可靠、可溯源。

但是,上述行为仍未能止住股价下跌。

1月15日,证监会发言人高莉已在第一时间将南极电商公司的股票交易纳入到重点监控范围,对南极电商的经营模式、业绩真实性高度关注,一旦发现财务造假,将严格查处。

一切仿佛都向着利空狂奔,并持续发酵。

1月26日,南极电商公告称在1月7日至1月25日短短的13个交易日内便完成了股票回购,共支付6.998亿元,回购公司股份数量达7249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2.95%。

图片来源:南极电商公告

“澄清+回购+喊话”,股价依旧下跌。但或许是火速回购彰显了南极电商对自身股价的信心,在公布回购完成的次日峰回路转,27日股价逆市涨停。

然而,南极电商并未满足于止跌,仅隔一日再次抛出第二份回购计划。

1月27日晚间,南极电商公告称,公司拟3亿元-5亿元回购公司股份,回购价格不超过15元/股。

曾经基金抱团如今散落一地

睿远基金完全踏空南极电商

资料显示,南极电商前身是南极人,成立于1998年,以保暖内衣打响了品牌知名度。

但是,自2012年起,南极人取消生产、销售端等自营环节,转型做品牌授权,并更名为南极电商,从而有了“万物皆可南极人”的吊盘之王的称号。

同时,业绩方面也一直保持较为稳定的增长趋势。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7.72亿元,同比增长4.73%,归属净利润7.22亿元,同比增长19.90%。

业绩稳定加之股价处于低位,2020年二季度南极电商成为机构抱团的对象之一。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基金持仓为429家,持仓总市值高达133亿元。其中汇添富成长混合、中欧行业成长混合、汇添富蓝筹稳健混合等占有较高席位。

至同年9月末,基金持仓减为93家,至年末则为27家。

值得注意的是,南极电商发布的回购公告显示,陈光明的睿远基金旗下的睿远成长价值混合基金赫然在十大股东之列。大部分资金都是在2020年二季度进入,而睿远基金却在第四季度的股价下跌中不断抄底。

然而抄底后南极电商股价始终下跌,更伤心的是退出后股价开始上涨。1月28日最新的回购公告中显示,睿远基金已经退出前十大股东,由此前持股1.75%退至0.81%之下,是否清仓并不清楚。

而高毅资产则成为新晋第七大股东,持股1.43%。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睿远基金完全踏空南极电商。天天基金数据显示,睿远成长价值混合近6个月内排名一直位于中游水平。

作为老牌基金经理的傅鹏博也应反思,现在的业绩是否能与基金开售时的火热相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