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8日,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13家子公司(甲方)与福莱特及其4家全资子公司(乙方)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在原协议约定2021年的年度采购数量9592万方米基础上,甲方追加采购乙方光伏玻璃数量2786万方米,并约定2022-2023年甲方按照46GW组件用量向乙方采购光伏玻璃,预估合同总金额约104亿元。

根据公告,隆基股份及其9家子公司还与供应商OCIM签订了三年期多晶硅料采购合同,预估合同总金额约63.6亿元,合同总金额约占隆基股份2019年度经审计营业成本的27.19%。

资料显示,隆基股份成立于2000年,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单晶硅棒和硅片制造商,公司于2012年4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隆基股份,期多家光伏企业都在密集签订各类光伏玻璃及硅料采购的长期订单,加紧争夺上游原材料领域。据统计,2021年1-2月,国内光伏企业已签署的硅料长期订单总价值超过200亿元。

光伏玻璃方面,1月22日,福莱特与东方日升签订34GW光伏玻璃大单,总金额89亿元。2月5日,金晶科技就光伏玻璃采购与隆基股份签订合作协议,预估合同总额约16亿元。

硅料方面,2月2日,隆基股份、中环股份先后发布公告称,分别与江苏中能、保利协鑫签署9.14万吨、35万吨硅料长单。当时,隆基股份方面表示,通过锁量不锁价、按月议价、分批采购的长单方式,有利于保障公司多晶硅原材料的长期稳定供应。中环股份方面也表示,合同的签订有利于保障公司原材料的长期稳定供应。

据了解,随着原材料“抢购潮”的爆发,国内硅料生产企业的库存基本都已经清空,2月的产能都已被客户锁定,部分企业在手订单已排期至3月的产能。

光伏企业纷纷加码上游原材料采购背后是行业供需矛盾的持续发酵。能源经济专家董晓宇表示,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随着发生多起生产事故以及下游需求走高,光伏上游硅料以及玻璃、胶膜等辅材供应趋紧,价格快速上涨。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发布《光伏行业2020年回顾与2021年展望》称,2020年硅料涨价超50%,自然灾害及事故造成减产,导致短期内供给严重不足;光伏玻璃涨价超100%,全年整体产能属于紧衡,大尺寸及2mm玻璃结构紧缺。

一边是上游供应紧张,另一边是下游需求的持续走高。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光伏新增装机规模为48.2GW,同比增长60%。期,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任育之在公开场合表示,“十四五”时期我国新增光伏发电装机规模需求将远高于“十三五”时期。

面对供需矛盾,几个月来,福莱特、洛阳玻璃、旗滨集团、金晶科技等多家玻璃企业均公布了扩产计划,新增产能大部分将于年内投用。12月30日,福莱特宣布全资子公司安徽福莱特总投资约43.5亿元在凤宁现代产业园建设5座日熔化量1200吨光伏组件玻璃项目。

除了业内企业,光伏玻璃的涨价潮也激发业外巨头的兴趣。1月8日,国内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商福耀玻璃发布公告称,拟新增发行不超过1.01亿股,募资用途包括扩大光伏玻璃市场。

此外,有关部门也在积极为光伏玻璃产能扩张“解绑”。2020年12月16日,工信部发布的《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修订稿)》提到,光伏压延玻璃项目可不制定产能置换方案。

国盛证券日发布研报称,后续随着光伏玻璃产能限制的放开,有望缓解中长期光伏玻璃供给问题。不过,即便如此,业内预计2021年光伏玻璃仍将有8-10GW的产能缺口,特别是大尺寸玻璃,仅能满足50%-60%的市场需求。

业内人士表示,面对短期之内难以完全填补上的原材料供应缺口,位于中下游的光伏企业只有提前布局,签订较长期的供货协议,才能避免遭遇上游原材料断供的危机。(记者 钱瑜 濮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