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随着新冠疫情席卷各地,政府采取严厉的防控措施,以减少居民尤其是高风险地区居民的外出,社区团购因此得以迅速发展,包括拼多多、苏宁、滴滴等在内的互联网电商巨头们不约而同盯上了居民的 “菜篮子”,跑步进圈争相拼抢这块“大蛋糕”。他们的策略大多以居民小区为“据点”,以区内的小卖铺、杂货店作为订货和提货的集散地,遍地开花。

春节长假期间的广州,不少人选择“就地过年”,但也有人坚持“无论如何都要回家过年”,在员村一个居住了约三百户人家的老旧社区内,三个做社区团购的电商代理就有他们各自的选择。

“有钱没钱,都要回家过年!”在社区内开了一家名为“成义”杂货店的李大姐,从2019年起就开始专做某个电商品牌的社区团购业代理务。春节前,她很早就盘算好全家开车回老家阳江过年,因此早早在社区团购微信群里通知邻居们说,年二十八是她的小店在节前的最后一个营业日,之后,就要到年初六才“启市”。

“我们全家就留在广州过年,节日期间小店照常营业。” 和李大姐不同,社区内另一家“喜洋洋”杂货店的小老板强仔选择就地过年。左邻右舍都知道,强仔同时代理了包括兴盛、橙心、朴朴、每日优鲜等几个电商台的社区团购业务,因此,在节日期间他的小店不打烊,让许多大爷大妈略感安心。

“我们的小菜店时就卖自己的菜肉、副食品,所以,我们也只做X团一家的网上买菜。前段时间订菜的人数就一直下滑,春节后还做不做X团的团购代理,到时候再看看老板的意思吧。”赵姐是社区内一家小菜店的售货员,谈及春节前后的安排,她的语气里透露出一丝无奈。

00后的“逆向经营思维”

赵姐所在的小菜店,真正的老板是一个00后女孩,微信名叫Tracy。

“老板时就很少到小菜店来,一般白天她都要睡到快吃午饭的点,有时候她睡醒了会来店里和我一起吃,吃完就忙别的生意去了。”提起小菜店的老板Tracy,“打工人”赵姐说自己也不太清楚Tracy在外面还忙活什么生意,“总之,她就雇了我一个人在这看着,小菜店是亏是赚她好像也不太上心。”

赵姐的话让笔者回想起,有一次在小菜店曾“偶遇”到“小老板”Tracy,个子不高,梳个学生头短发,一身牛仔装显得活力、干练,因为疫情当时她脸上还捂了一个很潮的大口罩。虽然看不到全貌,但是从她的言谈举止仍能感受到几分初入社会的青涩,还有一点玩世不恭。

“你都看到啦,这么一个小区内就有三、四家小店在做网上买菜的代理,竞争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再说,我们店旁边还有钱大妈,听说就连小区门口的百果园、果叔也开始在网上卖菜了。”闲谈期间,说起小菜店期生意不景气,赵姐归咎为社区小、对手多。

笔者问赵姐,“你们店又做实体菜店生意,又做网上买菜的团购代理,这两个业务不冲突吗?”

“别说,这个我以前还真没想过。哎,说白了我就是个打工的,反正老板让我干啥我就干啥。这店是她的,她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就算人家‘玩票’把小店给玩黄了我也管不了,是不?” 赵姐又说,“放假期间我还要照常开工卖菜,老板说,节后才给我放假,她管这叫什么来的?对,‘逆向思维’!”

果然,之后的几天,即假期期间,Tracy的小菜店依然开业,只是再没见到Tracy的出现,另外,小店关板的时间也比时提前了许多。

大年初七,也就是法定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Tracy的小菜店正式关闸,门口还贴了一张告示,宣布小菜店“歇业”了。

此时,笔者再次打开X团社区团购app,看到上面显示的Tracy小菜店的营业状态已经变成“暂停营业”。

过节、“吸客”两不误

“成义”杂货店的李大姐在回家过年的前几天,还不忘和群里的老顾客们关照一句“假期里我们家不开,其他家还开,大家可以到其他提货点继续买菜。”

最能从李大姐这句话中受益的,自然是社区内另一家“喜洋洋”杂货店的小老板强仔。

强仔其实是个70后,虽然年纪已经不轻,但社区内的大爷大妈已经这么叫惯了,久而久之,就连十几二十岁的小年轻也都称呼他是“强仔”了。

“我老家在梅州,时开车回去也方便,所以就不在过节的时候去凑那个热闹、和别人堵在高速公路上了。”强仔说,他们全家打算响应政府号召,就地过年,继续服务社区。

强仔透露,自己的小杂货店同时代理了兴盛、橙心、朴朴、每日优鲜等多个电商台的社区团购业务,“过年期间,其他提货点好多都关门了,我这里继续营业,这既能方便左邻右舍的老顾客,又能趁机‘吸客’。”

(提货点内分好的顾客买的商品。图片来源:投资者网)

正如强仔所言,从在春节期间年三十停业到年初六,由于社区内的钱大妈、百果园等实体店都关门休市,加上李大姐等“竞争对手”也回家过年,这让很多社区内乃至其他社区的居民都转到强仔代理的提货点去买菜。一下子生意多了起来,让强仔忙的不亦乐乎。

节日期间,顾客们在不同台上买的菜每天不定时地送到他这里,实在忙不过来了,强仔两公婆索叫上还在放假的儿子和来广州探亲的亲戚,大家撸起袖子一起干。

“做街坊生意拼的是服务和诚信”

“大家今天买菜下订单,明天(大年初七)就可以到店提货。” 大年初六这天,是李大姐的提货点“启市”的日子。还堵在返城高速公路上的李大姐,先在团购微信群里发了一个红包,然后又发了一条信息提醒邻居们她的小店可以“启市”了。

节前,笔者问李大姐在假期期间还开不开业,李大姐说,“忙活一年了,有钱没钱都要回家过年!”

(李大姐一家准备开车回老家。图片来源:投资者网)

早在2019年,李大姐就开始专做某个电商品牌的社区团购业务。春节前她就盘算好要全家开车回老家阳江过年,因此在社区团购微信群里早早通知邻居们说,年二十八是她的小店在节前的最后一个营业日,之后,就要到年初六才“启市”。

年二十八这天,李大姐一家按计划起程。一路上她还不忘在微信群里“直播”回家路上的所见所闻,不时发张图片或是小视频,引得群内邻居纷纷点赞。直到一家人到达目的地,下车后,李大姐仍不忘把自家的农家小院和田间地头的照片在群里晒一晒……

(李大姐家的菜园子。图片来源:投资者网)

转眼间,假期很快过去,但李大姐却面临一大困惑:原本对邻居们承诺的年初六 “启市”能否兑现,还要看什么时候能把车开进广州城了?

大年初六这天,广州迎来了返城高峰期,电子地图上进城的各条高速公路都齐刷刷地变成了代表“严重堵塞”的红色,有关堵车的交通消息不断见诸电视、广播、各大媒体的公众号以及个人微信朋友圈……笔者在路过李大姐的小店时,留意看了下她回来了没有?只见店门紧闭,门上所张贴的“初六启市”的红纸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原本4、5个钟头的车程,足足走了10多个小时!”回到广州后的李大姐回想起来一路堵车的经历,仍不免抱怨几句。

但同时,李大姐的团购微信群又恢复了节前的活跃。

“离开这么多天,很多老顾客都转到其他提货点了,你不担心客源流失吗?”笔者问。

“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是对咱们在外打工的人来说,回家过年比什么都重要。” 李大姐回答说,“其实做社区电商代理和经营士多杂货店没什么区别,做的是街坊生意,所以拼的是服务和诚信,只有赢得邻居们的信任,大家才会过来帮衬。” 李大姐边说边拿出手机打开微信说,“你看,我在群里告诉大家我们回来了,成义提货点恢复营业了,邻居们的订单不比以前少呀!”

谈及为什么只做一家台的代理,李大姐坦言,自己也试过同时代理其他几家台的业务,但是每家的管理制度和企业文化不同,给顾客的体验也不同。

“就拿售后服务来说吧,送来提货点的菜都是台已经包装好的,顾客就没办法挑选,但是里面有时充斥着烂菜叶、还有鸡蛋坏掉的情况,我作为团长就得代替顾客去找台做售后。我见过有的台‘店大欺客’,退款、换货都比较拖沓,因此顾客意见很大;另外,有些台因为业务太多太杂,订餐、订票什么都做,它的管理也比较混乱,比如:我节前在X团上叫了个外卖,送外卖的人当时也是骑着有它们logo的电动车,但穿的却是环卫清洁工的制服,我再三追问才知道,是因为节前他们台有很多外卖员都回老家了,有人为了不丢单,干脆就找老乡、朋友来‘顶班’。气得我后来把外卖给扔了!所以,比较再三、经过思量后,我们才决定只做一家让邻居们感觉还比较满意的台来做它的代理。” 李大姐说道。

外资大行汇丰研究在最新发表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内地杂货零售业务有望成为互联网电商巨头们的增长亮点,汇丰研究预期该市场的规模高达14万亿元人民

虽然,市场前景乐观,但是对于国内互联网巨头纷纷将眼光聚集在百姓“菜篮子”上的现象,市场各方的质疑甚至诟病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

有网友吐槽说,“我真的想不出这些互联网公司对社会有啥贡献,可能仅仅是用大数据研究人们喜欢吃什么?喜欢买什么?这又对国家有什么贡献呢?除了增加一些靠出卖廉价劳动力的岗位,真心不知道有什么贡献!”

还有媒体撰文呼吁,“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你们就别盯着蔬菜、水果了,不要抢菜贩、水果店、蔬菜店、生鲜超市从业人员的抢碗,高科技的未来是星辰大海,有无限可能,除了令人心潮澎湃,还利国利民,一不小心,就能成为全人类的英雄。”

但不管怎样,利益的诱惑使得这些电商巨头不会将眼前的“大蛋糕”拱手相让,随着节后各行各业逐步复工,这不,几大社区团购台又开始了扫街“地毯式”的推销模式——沿街随处可见各大台的销售人员向路人推销社区团购买菜......

同时,包括李大姐、强仔,甚至Tracy和赵姐在内的电商社区代理们,也准备好开始新一轮的拼杀。(思维财经出品)

投资者网》 吕锦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