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都是两个亿,但质却大有不同。

此前,三生国健药业(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生国健”,688336.SH)发布2020年年度业绩预告。公司称,2020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约为1.94亿元至2.2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三生国健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为2.29亿元,作为去年7月22日在科创板上市的药企来说,上市不到一年时间就出现业绩“大变脸”。受此影响,公司的股价也是一路下跌,截至2月24日盘中,其股价为19.78元/股。这与发行价28.18元,以及上市z之初曾冲高至57元/股相比,显然破发“过头”了。

三生国健的业绩何以至此?除了受到疫情影响以外,还有什么原因导致公司的业绩上市就“变脸”?对于股价一路走低,公司又是如何看待?就上述相关问题,《投资者网》联系到三生国健相关人士,并得到较为详细的答复。

业绩“变脸”预亏约2.24亿元

三生国健是一家专业从事抗体药物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其前身为成立于2002年的中信国健。2013年曾计划A股IPO未果后,港股上市公司三生制药(01530.HK)自2014年11月至2016年3月完成了对该公司的收购,共持有三生国健97.78%的股权。如今,三生国健已成功从港股主体拆分,于2020年7月22日在科创板上市。

据2020 年业绩预告,三生国健预计 2020 年营收 6亿-7亿元,同比下降 40.55%-49.04%;预计净亏损1.94亿-2.24亿元,同比下降 184.61%-197.69%。

值得一提的是,三生国健上市之前,2017年至2019年期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03亿元、11.42亿元、11.7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4.78%、3.54%和 3.06%;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58亿元、3.22亿元和2.93亿元,同比增长73.93%、下滑9.93%和下滑9.15%。

按照三生国健当前公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来看,其最高亏损额达2.24亿元,这与2019年的2.93亿元形成鲜明对比。那么,公司除了受到疫情影响以外,是什么原因造成公司业绩“变脸”的呢?

三生国健相关人士回答《投资者网》提问时,主要给出了三方面的因素:第一,为维护公司的市场竞争地位,在10月底公司对主要产品益赛普进行价格调整,益赛普25mg及12.5mg价格均调降50%,产品价格的大幅下降影响了益赛普四季度的销售收入及毛利;

第二是随着研发项目的稳步开展,研发费用亦不断增加,2020 年年度研发费用预估投入区间在3.36亿元至3.8亿元,同比增长20.48%至36.25%;第三则是为推进新产品赛普汀的上市需投入较多的市场推广费用,销售费用增加。

可令投资者疑惑的是,三生国健的股价除了开盘上涨“一日游”以外,随后的日子里其股价便开启“一路下跌”模式。截至2月24日,公司的收盘价为19.58元/股。其市值也从上市当日的333亿元跌至2月24日的121亿元。对于股价破发且一路下跌,公司如何看待?

“股价的波动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短期存在股价与公司价值背离的情况,但长期来看,股价一定会反映公司真实价值。”三生国健相关人士对《投资者网》这样解释。

躺赚的日子一去难复返?

若要问医保价格谈判到底有没有杀伤力?透过三生国健便可知晓。

益赛普主要用来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脊柱炎和银屑病。年来该产品在三生国健的营收中占九成以上。早在2005年,公司就推出了该产品。作为中国风湿病领域第一个上市的生物制剂,益赛普自上市以来,表现一直很好,也被称为“王牌产品”。

自2017年以来,三生国健核心产品“益赛普”通过价格谈判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后,公司就出现了收入持续增长、利润一路下滑的现象,这从公司过去几年的业绩可以清楚看出。

虽然已进入医保目录,但付出的代价就是该产品的价格下降超50%。降价后,25mg规格的产品,单价由原来的643元/支降至320元/支;12.5mg规格的产品,单价由374元/支降至188元/支。

随着抗体药行业的大潮逐渐褪去,医药行业控费力度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同类产品被迫结束“躺赢”,取而代之的是大幅度降价求生存。

到了2019 年 11 月,艾伯维公司的全球药品销售额之王“修美乐”通过价格谈判进入医保目录,曾经的“药王”带头自降身价,降幅高达 83%。

如此一来,三生国健也于2020 年 10月21日宣布:“益赛普”在全国范围内逐步降价 50%。调价后,12.5mg 降为 188 元/支,25mg 降为 320 元/支。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益赛普会否三度降价?亏损之下如何寻找新出路?

“下一步我们还将继续在医院覆盖和下沉市场渗透上加大投入,加强这一生物制剂治疗观念的教育与贯彻。此外,作为生物制剂差异化竞争优势之一,益赛普在长达16年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公司除了拥有一直具有坚定信念与强大执行力的营销队伍外,还具备了业内多年扎实、稀缺的成熟大规模产能。上述,未来应对激励竞争环境,仍可保持益赛普的核心竞争力。”三生国健相关人士说。

新药竞争激烈如何破局?

在益赛普无法支撑公司利润后,三生国健先后于 2019 年、2020 年推出两款新产品,分别为 2019 年 10 月开始销售的“重组抗 CD25 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商品名“健尼哌”)、2020 年下半年开始销售注射用伊尼妥单抗(商品名:赛普汀)。其中,赛普汀已纳入医保。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罗氏出品的“赫赛汀”和复宏汉霖的生物类似药“汉曲优”,这两款药都已经进入医保目录。并与赛普汀形成强烈的竞争。那当前赛普汀的销量如何?如何才能防止赛普汀走上益赛普的后路?公司有何具体的策略?

三生国健相关人士介绍,赛普汀上市至今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作为一个新药,在上市后前期的主要工作是夯实基础,为进医保后的爆发打好基础,因此主要的工作在于商业渠道的覆盖和进行医生及患者的教育。

“截至目前我们已经完成 130 多家医院的覆盖与院内处方。这次成功谈判进入医保,也充分说明了医保局对赛普汀的肯定,为我们未来的市场覆盖和推广打下坚实基础,2021 年的销售将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公司还表示,不同于生物类似药,赛普汀作为创新药具备优势,能够通过扩大适应症等方式来拓展市场。此外我们采取差异化的市场竞争策略。渠道层面,战略上双线作战,在取得核心市场之后同时快速开拓基层市场。在市场推广层面,突出中国第一个 FC 端经改构优化的抗 HER2 抗体优势,提供 HER2 阳的乳腺癌患者高效的全程抗 HER2 治疗。产品策略层面,我们采用多种联药组合。投资壹线出品 | 向劲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