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能欲剥离蒙牛持股,八年“联姻”画上句号。3月1日,蒙牛乳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二股东达能将改变其持股方式,并考虑进一步减持蒙牛股份,这是双方合作八年后首次出现“婚变”。自2013年双方合作以来,二股东达能在八年的时间内为蒙牛创造了不菲的价值,同时也收获了可观的收益。但随着蒙牛不断壮大,双方部分业务已形成了激烈的竞争关系。此外,投资收益率下降并直接影响达能业绩收入成为双方此次“分手”的另一重要原因。对业绩下滑、股价下跌的达能来说,剥离蒙牛持股成为其改变投资战略从而提升业绩的重要举措。

达能考虑减持

3月1日蒙牛发布公告称,达能通过中粮乳业投资间接持有的蒙牛权益将转换为直接股权持有。一旦获得监管批准,达能预期直接持有蒙牛9.82%的股权;中粮乳业投资的持股比例将从31.25%降为21.43%,仍为最大单一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除计划直接持股,达能还在考虑减持蒙牛股份。达能发布公告称,“作为达能对其投资的各个品牌和资产进行全面复查的一部分,达能宣布已与中粮乳业投资达成协议,将目前达能间接持有的蒙牛股权转换成直接持有相应的蒙牛股票,并下一步考虑减持”。

对于达能计划直接持股并考虑减持蒙牛股份,蒙牛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达能的相关股权安排表示理解。蒙牛在现有战略股东架构下,业务发展和既定战略均不受影响。中粮集团仍将是蒙牛第一大股东,并坚定支持蒙牛管理层和团队”。

对于上述决定,达能相关负责人未有明确回应,仅表示,“本次交易的内容以公告为准”。达能官网公告显示,根据市场情况,达能将在2021年通过一次或者多次交易减持蒙牛股份。减持完成后,根据达能的资本分配原则,大部分预期收益将通过股份回购计划返还给股东。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达能是通过中粮乳业投资成为蒙牛的间接股东,不是直接持有,若想下一步进行减持,需要根据合资公司的投资比例转换成直接持有,以方便下一步操作。“达能的减持计划并不改变蒙牛的实际控制结构,但是未来其与蒙牛的合作空间会压缩。”

业务撞车 收益下降

作为蒙牛的重要股东,达能在八年的时间内为蒙牛创造价值的同时也收获了可观收益。但另一方面,随着蒙牛的不断发展,双方在部分业务上已形成了激烈的竞争关系。

资料显示,达能与蒙牛的“联姻”始于2013年,彼时,蒙牛宣布中粮集团和法国达能签署协议,达能通过与中粮的合资公司持有蒙牛4%的股份,成为蒙牛的战略股东,同时引进达能的酸奶技术和品牌管理经验。2014年2月,蒙牛宣布向达能定向增发约6.6%的股份,至此,达能持有蒙牛9.9%的股份,成为蒙牛第二大股东。

“当年蒙牛和达能的合作属于各取所需,蒙牛需要借助达能在技术和经验上的优势实现多元化和国际化发展;达能也需要借助蒙牛在国内庞大的分销网络和政府资源扎根中国市场,但随着双方业务的发展变化,这种协同效应在减弱。”乳业专家宋亮认为。

根据达能财报,经过不断调整,目前达能中国的主要业务是饮用水及饮料业务和专业特殊营养品业务,年来,达能在不断加码专业特殊营养品业务,特别是婴幼儿奶粉及营养品业务,而这也是蒙牛年来发展的重点。

具体来看,仅2020年达能在婴幼儿奶粉及营养品业务板块的投资就已1亿欧元。2020年5月,达能全资收购了迈高青岛奶粉工厂;时隔两个月,达能再次斥资设立上海开放科研中心,以及在青岛和无锡布局特殊营养生产基地。

同样,蒙牛也一直把奶粉作为重点业务。年来,蒙牛多次对旗下奶粉业务进行调整,包括收购有机奶粉贝拉米、重组雅士利。蒙牛集团总裁卢敏放还提出具体目标:“奶粉业务三年内要进国内前三。”

除了可能存在的业务竞争因素,投资收益率下降或是达能下定决心离开的另一原因。公告显示,目前达能在蒙牛的间接持股市值约为8.5亿欧元,并通过联营公司在2019年贡献了5700万欧元的经常净收入,但在2020年财报中,达能来自联营公司的经常净收入从9800万欧元下降至8500万欧元,达能将其归因于蒙牛和雅士利的业绩表现不佳。

绕不开的资金需求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减持,达能的根本目的还是希望通过投资战略调整提振业绩,进而提振投资者信心。

“达能这次拟减持蒙牛很明显是想盘活资金和资源来参与角逐并购。”中国食品分析师朱丹蓬表示,减持后的达能可以获得更多更好的资金及资源去布局对其他品牌的并购。比如,现在一些国际品牌有可能会退出中国,这对达能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发展机会。达能也可借此机会布局一些高毛利、高科技、高成长的行业,提高企业的盈利能力。

从业绩表现来看,达能似乎需要提振业绩。2月19日,达能发布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达能销售收入下降1.5%至236亿欧元,每股收益同比增长1%至2.99欧元。其中,达能饮用水和饮料业务下降幅度最大。

事实上,业绩低迷现象在2020年前三季度就已经出现。数据显示,2020三季度达能销售收入58.21亿欧元,同比下降2.5%。其中,饮用水和饮料业务销售收入同比下降,销量下降了8.1%,销售额下降了5.4%。

达能业绩颓势也影响到其股价表现。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达能股价下跌了27%,处于七年来的低点。

为尽快重回增长轨道,达能在2020年10月公布了三项重大决定,包括重塑组织、强化执行力和投资组合战略检视。在业内人士看来,本次减持是达能承诺激进投资者进行系列资产处置的重要部分。

宋亮认为,“在剥离对蒙牛的投资后,达能在中国各项业务板块的独立将进一步增强。未来,达能可能会为进一步的投资并购做准备,并将投资重点放在中国市场具有高增长潜力的领域当中。不过,达能是否真的可以在接下来战略调整中获利,还取决于其具体的战略规划及落地情况”。

达能预计将于2021年二季度重回增长轨道,并于下半年恢复盈利增长。达能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范易谋表示,2021年将是复苏的一年。“我们现阶段的重点是力争最快在今年二季度恢复销售收入增长。我们完全有信心创造恰当的条件,把握积极的发展势头,在下半年尽快回到实现盈利增长目标的轨道上。”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王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