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行业治理收官,期股价大幅反弹的金融科技中概股引业内关注。3月3日,北京商报记者对陆金所、金融壹账通、360数科、乐信、信也科技、趣店、宜人贷、玖富、嘉银金科、小赢科技、微贷网、简普科技、品钛13家美股上市金融科技公司股价表现进行了统计,发现大部分金融科技公司年后股价出现集中反弹。不过,尽管涨势明显,但由于业务表现、交易规模等的差异,不同公司的股价也出现了明显的分化态势。

普涨

2021年以来金融科技公司股价整体表现不俗。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13家美股上市金融科技公司中,包括陆金所、360数科、乐信、信也科技等多家公司,开年后股价迎来大幅上涨,其中,乐信两个月内股价涨幅高达148.31%,360数科更是在2月19日创下上市后股价新高32.25美元。

除了金融科技中概股头部机构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期,包括宜人贷、嘉银科技、小赢科技等中部机构也普现股价反弹。以5美元为界,2020年底,曾有趣店、宜人贷、玖富、嘉银金科、小赢科技等10家机构股价长期处于5美元之下,表现低迷,但开年以后,嘉银金科、简普科技、小赢科技、宜人贷等机构,股价一度越至5美元以上。

2021年开年至今,金融科技中概股一反此前跌多涨少的特点,股价出现整体反弹,这背后反映了哪些行业动向?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金融科技上市公司股价走向是其在数字经济时代面临转型的一个缩影,伴随着2020年宏观经济环境与严监管政策的逐步见底,2021年业务质量与市场信心均有所好转,且金融数字化转型的趋势进一步加速,这些因素共同推动了金融科技公司的股价反弹。

“最几个月,在美上市的中国金融科技上市公司股价出现集体回暖,这一方面受到了整个美国资本市场上资金充裕、指数创新高的带动,中国经济因为疫情后恢复良好,相关公司受到资金追捧;另一方面也和互联网金融的整治收官,市场预期更加明确有关。”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称,政策风险一直是影响金融科技公司业务非常大的不确定因素,如今政策方向不断明朗,优胜劣汰后优质公司日益浮现。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金融科技公司股价整体回弹时间点较为集中,主要上涨时间段在开年后的1-2月19日左右,创下年内新高后,大多数公司股价再次回落。

分化

尽管整体表现向好,不过,仍有金融科技企业股价表现低迷。例如,截至北京时间3月4日,微贷网、品钛、玖富3家机构,最新报价分别为1.64美元、1.49美元、1.87美元,仍停留在2美元以下。

股票价格是反映机构动向的晴雨表。在业内看来,尽管同为金融科技中概股,但由于业务表现、转型进展、科技属、交易规模等多方面存在差异,从而推动了不同公司之间的股价分化。

于百程认为,在整体反弹过程中,虽然机构都有所上涨,但有些公司领涨并创出新高,有些涨幅则有限,这和每家公司的具体情况有关,一般来说,业绩表现好、科技属强、业务更符合监管方向的公司,市场会更加关注。

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则指出,股价分化源于机构自身业绩情况,包括二级市场对企业未来发展预期的判断。在他看来,是否持牌、有无台支撑、交易规模等都是重要因素,最主要还是要看自身业绩表现。

2020年11月底,全国P2P网贷机构官宣归零,而涉及该业务的金融科技上市公司也加速转型,不断开拓金融科技、消费金融或助贷等业务领域。从2020年三季度业绩表现来看,营收方面,陆金所控股营收超过百亿元,同比增长10.5%,此外360数科、乐信也录得一定程度的营收增长;另在净利润表现上,13家上市金融科技公司中,头部金融科技公司大多处于盈利状态,但仍有少部分公司入不敷出、持续亏损。

在苏筱芮看来,如今,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逐步深化,互联网巨头的金融牌照争夺战加剧,实体与金融相互渗透,如果能把握住时代的节奏,找准自身定位,那么可以顺势而上,例如某些机构具有场景优势,又如某些机构及时转向数字科技、瞄准产业金融;但是,部分机构存量业务受大环境拖累,在战略的把控上节奏失衡,没有明确究竟选择全牌照发展还是做细分赛道,在数字变革的洪流中迷失方向,导致整体表现不尽如人意。

突围

2021年开年股价向好,后续,金融科技行业股价又将呈何发展趋势?是否有望持续反弹?是否加剧分化?机构又该如何突围?

“目前看,转型为数字化持牌金融机构和转型为科技服务机构是两条路径,但涉及金融服务都会被纳入监管,未来合规要求更高。”于百程认为,在这些前提下,具有场景优势、数据优势和技术优势的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会更出色。

苏筱芮同样称,今后,金融科技行业股价依旧会持续分化。对于金融科技机构后续发展,建议机构明确自身定位,实力足够的寻求全牌照发展,实力不足的扎根于细分赛道,做精、做细支柱业务。此外,基于监管环境的不确定,建议机构有针对地拓展收入来源、衡收入结构、增强风险抵御能力,可以向产业金融类方向进行探索。

王蓬博则预测,金融科技公司股价后续或迎来持续上涨阶段。针对后续突围,建议机构首先加强合规和风控建设,在此基础上再多增加和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融合,相互借力;此外,要增强科技属,从互联网金融机构真正转型成为依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科技力量推动成长的机构。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