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最受黑天鹅事件冲击的当属线下教培机构。截至3月18日,包括朴新教育、瑞思学科英语等在内的多家教育中概股公司发布了2020年财报。从各家财报表现来看,疫情对机构财务业绩的影响虽仍未退去,但机构们的学人数及学中心数量基本实现了同比正向增长。

日前,瑞思学科英语公布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全年及四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纵观全年来看,瑞思2020年的总营收为9.585亿元,同比下降37.3%;净亏损为1.32亿元。

同时,另一家K12线下辅导机构朴新教育也于日披露了2020年财报,2020年公司全年营收为29.039亿元,同比减少了6.4%;归母净亏损为3220万元,2019年归母净亏损为5.185亿元,大幅收窄了93.8%。此外,同样值得关注的线下教培机构还包括以“高端辅导”为品牌定位的精锐教育,据其2021财年Q1(2020年9-11月)财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总营收为6.85亿元人民,同比下降14.1%。

不过,尽管大多数线下机构2020年的财务数据表现仍处在下降、亏损的状态,但仍有部分头部机构的学员数量实现了增长。以瑞思为例,机构在2020年四季度的常规课程新生为8023人,2019年四季度的新生为6200人,同比增长29%。朴新教育在2020全年学生招生人次为368万,2019年全年为287万人次,实现同比增长28.2%。

在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看来,线下机构学员人数的增长,与整个教培业用户增长、市场扩大有很大的关系。“二孩政策的推出,职业教育、素质教育等需求增长,我国教育培训市场在未来仍将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的景气度。有预计显示,2020-2025年,我国教育培训市场规模均增长率将稳定在15%左右,预计到2025年中国教育培训市场规模将达7.5万亿元。”

同时,在教培市场规模扩大的前提下,市场内部的整合也在加速。一大批中小型机构在去年从市场上销声匿迹,这部分机构原有的学员就流向了能够挺过黑天鹅事件的头部教培企业,为它们带来新的增长可能。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告诉记者,“在一轮轮政策和在线教育的洗涤下,教培行业逐渐从哑铃形向水滴形靠拢,有品牌、有资金的头部机构更容易扩张,而小机构在政策监管、技术迭代的挤压下就被淘汰了”。

尽管像疫情这样的非常态化事件来临时,大机构相较小机构会有更强的抗风险,但来自监管的压力和在线教育的冲击仍是线下教培无法绕过去的难题。北京市教委此前曾表示,经各区教委审核通过后,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可有序恢复。但从市教委对中小学、幼儿园要求采取比社会上更加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来看,防疫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线下机构们的首要关注点。

在指明灯智库联合创始人、素履咨询创始人郁苗看来,去年在线教育的崛起不仅争夺了部分线下机构的生源,线上的烧钱大战在一定程度上也延伸至线下,很多线下机构的获客成本比以往高了很多。

在监管、在线教育的双重冲击下,线下教培还有哪些新故事可讲?在刘迪寰看来,线下教育可以培养孩子的社交能力,更有“温度”,而对于部分低幼儿童而言,学校也是一个托管机构,家长对线下教育的认可程度会更高。“未来,线上与线下融合将是大趋势,随着线下机构往线上转型,技术水等的越发完善,线下教培机构仍有很大的机会逆袭。”(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