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坤大赚120%,但不代表你买坤坤的基金就能赚钱。”即便是在大热的市场行情中,“基金赚钱基民不赚钱”,同样真实且赤裸裸。

支付宝推出了一项新功能,给在市场调整中叫苦连连的基民又补了一刀。

这项新功能揭开了部分基民不赚钱的真相。以重仓白酒的“公募一哥”张坤旗下的易方达蓝筹精选为例,该产品最1个月跌了接18%,虽然一年的收益率仍高达119.96%,却只有不到18%的持有者实现了盈利,放弃定投、追涨杀跌、持仓时间短、频繁买卖成为亏损“元凶”。

大热基金的B面

去年来,基金火爆至极,吸引了不少年轻投资者蜂拥而入,并在“炒股不如买基金”的浪潮中将基金规模推上20万亿新高,其中仅去年一年新发行基金就突破了3万亿,重仓消费、医药、科技、新能源等抱团股的基金产品受基民关注最高。

但随着春节后抱团股的接连“覆灭”,不少明星基金也上演了动辄10%甚至20%的净值回撤,2个月前还叫基金经理“小甜甜”,转眼就成了“牛夫人”。如果拉长时间线来看,一年收益率超过50%的主动权益类基金至少在2000只以上,负收益的权益类产品反而很少,这与基民手中“绿油油”的基金收益似乎很不相符。

事实的真相是,对于不少基民来说,即便是买了由顶流基金经理管理、过去一年收益翻倍的产品,并不一定能赚钱,甚至会亏损。

AI财经社在支付宝基金诊断功能中输入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后发现,这只一年收益高达120%的基金,竟然有82.8%的投资者亏损!

进一步来看,67%比例的投资者亏损超过了5%,而赚到5%以上的基民占比只有9.2%。在亏损5%以上的投资者中,统计显示,没能通过定投滑成本的占比最大,追涨杀跌则是第二大原因。

把“买”基金做成“炒”基金投资者不在少数。数据显示,张坤旗下另一只明星基金——易方达中小盘最3年的累计收益与收益风险比同样跑赢了9成以上的同类产品,最一年的收益也高达94.17%,不过也有6成以上的基民亏损,其中亏损达到5%以上的超过51%,追涨杀跌是这些基民最明显的行为特征。

又比如,同样“偏爱”白酒的萧楠管理的易方达消费行业股票一年净值涨了83.89%,但最一个月同样跌去了18.83%,但该基金持有者的盈利比例明显高于张坤旗下产品,其中有41.5%的持有者盈利超过10%,正收益总体比例超过63%。在接15%的亏损10%以上的用户中,除了追涨杀跌、放弃定投,此外频繁买卖、持仓时间短、持仓单一也是重要的亏损原因。

指数基金中的网红白酒基金——招商中证白酒也在去年白酒“抱团”行情中规模不断飙升,目前已经接570亿元,一年收益率超过123%,同样只有不到50%的持有人赚到了钱,大部分人买在了前期高点,接3成亏损超过10%。

再比如,景顺长城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也有超过一半持有人亏损,“医药女神”葛兰管理的医药网红基金中欧医疗健康亏损人数超过6成,重仓消费医药的王宗合旗下多只产品也是类似情况。

但似乎,不少投资者并不认为目前的投资亏损是因为自身的原因。

根据期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的一份基金投资者“画像”(2019年度报告),超过6亿公募基金场外投资者(总账户数)中,基金个人投资者中30岁以下(90后)占比达到34.2%,6成以上拥有本科以上学历,过半投资者在学校接受过金融知识教育。而最新一项调查进一步显示,超9成基民认为自己的金融知识水高于或处于同龄人均水,只有 1%的投资者认为自己的金融知识水远低于同龄人的均水

那些明星基金怎么样了?

随着基民群体不断“壮大”而且趋向年轻化,市场上不少基金经理也因为产品短期收益喜人被捧上“神坛”,但因为短期下跌被骂惨的也不在少数。最典型的代表之一,便是蔡嵩松。

被骂“教我成长”的诺安成长混合,它背后的80后基金经理蔡嵩松曾经因为重仓半导体在芯片国产替代概念一战成名,但随后科技股的持续阴跌也频频将其“送”上微博热搜。

回顾2019年的高光时刻,蔡嵩松在担任基金经理的第一年就把诺安成长的基金净值从0.72元做到了1.8元,回报率接150%,但经过1年的调整,最1年收益率已经跌至9.12%,最1个月更是跌了接16%。

同样,结果显示超过7成基民处于亏损状态。虽然在行为特征中同样显示定投放弃、频繁买卖等,但相比之下,有网友对于该产品收益率的持续下滑仍表示“无法原谅”。

从最新持仓可以看出,虽然经历了净值的大幅回撤,但蔡嵩松旗下的两只产品仍然坚持重仓科技。

同样,此前一度被吹捧的“春春”、“兰兰”同样在期的调整中损失惨重。

在最一个月的基金净值跌幅榜上,年度收益率靠前的王宗合、刘彦春、葛兰等明星基金经理赫然在列,曾是2019年公募业绩冠军的广发刘格菘也有多只产品回撤超过20%。

据AI财经社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以来成立的主动管理的普通股票基金和偏股混合型基金已经有6成跌破1元净值,其中不乏当时“抢不到”的明星爆款,比如茅炜去年7月成立的“日光基”科创板基金,再比如曾遭到500亿资金抢购的萧楠易方达高质量严选等等,王宗合、邬传雁、冯明远等顶流基金经理旗下也均有此类“尴尬”基金产品。

而其中,今年来成立的多只爆款基金也出现了“破发”,包括2月3日成立的南方兴润价值(首发148亿份)、1月11日成立的广发均衡优选(首发148亿份)等,而认购资金超过2300亿元、比例配售只有6.25%的超级爆款易方达竞争优势,自1月20日成立至今净值也仅有0.9659元,类似遭遇的还有南方阿尔法,其在成立2个月左右就亏掉了约15%。

一位公募基金从业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每个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的投资逻辑和体系。短期持有很难赚钱,但长期持有也不意味着‘躺赢’。”他希望,在投资者教育不断完善的同时,基金经理也能越来越成熟,尽可能去赚能力范围之内的钱。

半个月前,因为基金经理仓促建仓、刚上任产品净值就持续下跌,汇安基金深夜致歉成为行业首例;农银汇理年轻的美女基金经理梦圆,则因为上任十几天基金净值跌去20%站上舆论风口。在剧烈的市场波动之下,基金经理这个职业在“自信”、年轻的基民面前也变得不太一样。

诚如一位基金公司高管所言,对于基金公司而言,相比能不能“造神”,给投资者带来良好的投资体验显然更为重要。

文|AI财经社 亓宁

编辑|郭璐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