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延续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等后,3月2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延期时间给出了答案:决定将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进一步延至今年底。

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将有利于缓解中小企业的经营压力,稳定市场信心,进一步支持经济的稳健增长。同时,两项工具的再延期也体现了宏观政策的“不急转弯”,未来一段时间,货政策在结构上将突出“精准”,更多运用结构政策工具,加大对科技创新、小微企业、绿色发展等的支持。

两项直达货政策工具再延期

为应对疫情影响,强化稳企业保就业支持政策,缓解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资金压力,央行2020年创设了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政策工具——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和贷款延期支持工具。自创设以来,两项工具实施取得显著效果,惠及数百万户小微企业。

3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去年以来实施的对地方法人银行办理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给予激励,对其发放小微信用贷款提供优惠资金支持,两项直达货政策工具在帮助小微企业渡难关、保就业、保民生,稳住经济基本盘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此前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第三场“委员通道”上也提到,2020年,央行金融管理部门创新直达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的货金融政策工具,对7.3万亿元小微企业贷款实行了延期还本付息的政策,发放了4万亿元小微企业无抵押信用贷款,对产业链供应链上的中小微企业发放了2.3万亿元的应收账款质押贷款。“上述政策措施一共为3200多万户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及时给予了融资支持,融资利率和费用率也实现了显著下降。”他称。

在去年末,央行、银保监会、财政部、发改委、工信部五部门曾联合发布通知,将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政策延期至2021年3月31日。

如今,国常会再度将两项工具延期至2021年底。对此,市场并不意外。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记者表示,一段时间来,尽管我国经济稳步回暖,主要经济指标显著回升,但经济恢复的态势还不十分稳固,内外部不确定的因素仍然较多。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部门特别是小微企业仍将面临较大的困难。因此,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延续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延长小微企业融资担保降费奖补政策。国常会进一步明确将两项工具延至年底,这是及时和必要的。”董希淼说。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也对第一财经称,期尽管宏观经济得到明显复苏,但复苏仍是结构的,特别是中小企业仍面临着较大压力,因此两项工具的延期将有助于缓解中小企业的经营压力,支持就业增长,稳定市场信心,并帮助经济稳健增长。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告诉记者:“两项政策的延续可以说是对制造业和普惠小微企业的定向支持。”比如,第一项政策除了对创新有支持作用之外,可能还会支撑制造业投资,预计今年制造业投资能在去年低基数的基础上出现较快增长,全年增速将在13.5%左右。

第二项政策则将减轻小微企业还本付息的压力,此前政府工作报告也要求今年大型商业银行的普惠贷款仍要保持30%以上的增长,确保今年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可以更多用于当年的生产经营,有利于企业的疫后恢复。

而对银行来说,优惠政策的延期也避免了银行贷款的集中到期。明明对记者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将缓解短期内银行资产质量的冲击。不过,他也提到,“未来还需一系列配套政策,比如如何补充银行资本金等,以缓解银行的债务压力。”

宏观政策“不急转弯”

在业内人士看来,两项直达货政策工具的延期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提出的宏观政策“不急转弯”的具体体现,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稳定小微企业信心。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保持宏观政策连续稳定可持续,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在区间调控基础上加强定向调控、相机调控、精准调控。宏观政策要继续为市场主体纾困,保持必要支持力度,不急转弯,根据形势变化适时调整完善,进一步巩固经济基本盘。

这就要求稳健的货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央行行长易纲日前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圆桌会讲话时提到,货政策既要关注总量,也要关注结构,加强对重点领域、薄弱环节的定向支持。

“在保持流动总体合理充裕的基础上,货政策能在国民经济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和社会事业等方面发挥一定程度的定向支持作用。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人民银行实施了多项措施,有效帮助中小企业维护就业稳定。”易纲称。

董希淼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在总量上,货政策将突出“正常”,在支持经济增长与防范风险之间寻求衡,利率水适中,流动保持在合理水;在结构上,将突出“精准”,运用结构政策工具,加大对科技创新、小微企业、绿色发展、乡村振兴等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就两项工具实施情况来看,根据审计署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审计署重点审计了9个省份的11家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和141家地方法人银行,总体来看,政策实施稳有序,政策传导较为顺畅,政策落地成效较好。但同时,也存在各地对个别政策内容执行标准不统一、部分政策支持资金使用不精准两个方面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