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9日,美盛文化发布公告称,“百度考察团对美盛文化在IP产业生态的投资运营做出高度评价”,“并表示对后续合作充满信心。”然而,在公司发布利好消息的同时,股价却难有起色,一直在4.5元/股低位徘徊。相比2019年10.56元/股的高位跌去约57%,总市值约38亿元,截至7月26日收盘,美盛文化报收4.23元/股。

在公司主业难以提振的情况下,控股股东大额占用资金更引来交易所问询,此时美盛文化如何消除企业内控缺陷、寻找业绩新增长点,引起投资人关注。

内控风险遭问询

美盛文化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以动漫以及动漫IP为主,同时涉足影视、广告的文化公司。近年来,公司盈利状况一直欠佳,2018年和2020年,分别亏损约2.3亿元、9.4亿元,今年一季度有小幅逆转,盈利约5252万元。

更严重的是,这样一家亟待摆脱亏损的公司,其控股股东还频频占用公司资金,反映在其财务报表上,即是高企的“其他应收款”。今年6月,深交所发出问询函提到,“为何未将控股股东占用资金一事认定为重大内控缺陷,是否刻意规避有关法规”。美盛文化对此表示“不存在其他内部控制重大缺陷”。

据同花顺数据显示,美盛文化的控股股东为“美盛控股”。十大股东中排名前三的,还有“新昌县弘盛投资有限公司”以及自然人赵小强。截至今年一季度,“美盛控股”质押比例高达99.06%,“新昌弘盛”质押比例高达98.9%,赵小强更是将其股份全部质押,比例高达100%。

通过企查查显示数据发现,“新昌弘盛”和“美盛控股”也在赵小强所控制的企业,其对“美盛控股”持股比例为80%,对“新昌弘盛”持股比例为67.24%。赵小强在两家公司中分别担任董事长、总经理等重要职务。

实控人对美盛文化持股比例甚高,同时又进行高比例质押,难免令投资者怀疑,公司领导层是否真的关心公司长期发展?而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进一步加深了这种忧虑。

2018年,美盛控股就曾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2.45亿元,2020年更是累计违规占用4.98亿元,期间控股股东曾有一定数额还款,截至2020年末仍有约1.1亿元未归还,直到今年4月份年报披露日之前,美盛文化才收到全部还款。

美盛文化还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根据公司的内部制度,每一笔业务开支都应由财务部负责人审核,在控股股东划转资金时,是“通过纸质审批单签字审批流程”。

对于资金占用原因,美盛文化在给深交所回复函中表示,控股股东受“国家紧货币、去杠杆等宏观政策的影响”,美盛控股“由于质押融资问题导致流动性较低”。一般来讲,中小股东最担心的,就是上市公司成了少数大股东的“提款机”。

根据企查查等平台显示的数据,除美盛控股外,赵小强本人入股多家企业,除了已注销的一家针织制衣厂,目前仍处于存续状态的,多为有限合伙类的投资公司。例如“舟山盛琰投资管理中心”,“舟山同瑞投资管理中心”等。另外,美盛控股自身也投资了不少项目,包括旅游、整形、置业等诸多方面。这是否能说明,频繁的资金运作,繁杂多元化的投资项目或许是资金紧张的原因之一,并且靠上市公司以解燃眉之急?如果这样,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又该如何保全呢?《投资者网》就相关问题致函公司,未获回复。

收购项目存疑

从过往资本市场中的案例来看,大股东若要“掏空”上市公司,手段之一往往选择将旗下企业卖给上市公司。美盛控股拟将其持有的车云网络 15.93%股权,和北京华医济世投资基金0.6%股权转让给公司,交易价格预估7000万元,深交所对此也提出了质疑。

然而从目前来看,这两家公司究竟对美盛文化主业有何助益尚不明朗。

车云网络的拳头产品是,一家名叫“车巡IMS”的经销商服务平台,为汽车经销商、零售商、主机厂多方提供广告服务。“华医济世”基金的主要资产是其所持有的锦波生物(382982.NQ),该企业目前仍在三板挂牌,何时完成上市仍不明确。

根据年报中陈述可知,美盛文化是一家主营动漫IP的企业,并基于IP向内容制作方向延伸,其产品包括动漫、游戏、电影、儿童剧等。公司目前拥有的IP包括:《小小勇者村》、《纸牌三国》、《光之契约》、《挂出个大侠》等游戏产品,《莫麟传奇》、《爵士兔》、《坦坦小动员》、《星学院系列》等优秀原创动漫作品,距离汽车类广告业务较远。

从营收占比来看,2020年排在前两位的是“动漫服饰”和“服务平台收入”,所谓服务平台,多指动漫、演艺、游戏等平台,这两项营收分别约为2.38亿元、3.66亿元,占比分别为24.01%、36.94%。分产品看,公司列出的三大类产品分别为“动漫服饰业务”“服务平台业务”和“玩具业务”,同样和汽车类广告关联不明。

数据来源:同花顺美盛文化产品分布

从车云网络自身来看,其2019年、2020年两年营业利润接连亏损,分别于当年亏损约309万元,61万元,今年前三个月其营业利润刚刚转正,但也仅约为26万元。截至今年3月,车云网络流动资产约1013万元,流动负债约204万元,占比约20%。

收购这样的资产难免引发一定的质疑,深交所在问询函中就要求公司解释“估值是否公允,是否存在向关联方输送利益等情形。”公司称,“本次交易价是公允的,不存在向关联方输送利益等情形”。

新增长点何在

当下,若将目光聚焦于美盛文化主业,则其未来的成长性有待考量。公司当年“春风得意”时,为扩张版图而进行的大额收购,在如今业务萎缩之际变成了“商誉爆雷”。

公司在2020年报核心竞争力中提到将“丰富的平台部署优势”,其中包括内容分发平台、新媒体平台等,再结合报表中营收占比近37%的“服务平台收入”,不难看出这是公司盈利的重心所在。

对此,香蕉娱乐业内人士向《投资者网》解释道:所谓服务平台,多指内容的分发渠道。内容制作方产出作品后,还要寻找到一个“出口”,让这些作品与受众见面,分发渠道覆盖面的大小,决定了有多少受众能接触到产品,进一步影响了公司的盈利。一般内容制作者或是付给平台一定的款项,或是与平台按比例分成,同时业内头部平台的话语权较大,利润可观。

其子公司杭州真趣所着力打造的就是此类分发渠道。该公司于2017年被美盛文化收购,成为了美盛文化的全资子公司。数据显示,其2020年度亏损约1834万元,同时美盛文化对其计提商誉减值8.34亿元,而这也成为了美盛文化去年巨亏的主要因素。

其商誉计提理由就包括,“受头条、百度等头部巨头定价政策的影响,导致真趣公司2020年度毛利率下降幅度高于收入下降幅度,故商誉所在资产组出现明显减值迹象。”与上述业内人士介绍的逻辑有一定吻合。

不过从今年一季度数据看,美盛文化开始扭亏,一季度营收近1.6亿元,净利润约5252万元,比去年同期上涨200.62%;应收账款较期初降低51.24%,流通资产增加51.22%,资金回笼有一定成效,但“其他应收款”一项却继续攀升,较期初增加约337%,公司对此只解释称“开展业务所需”,盘旋在投资者心中的资金违规占用的“疑云”仍未散去。

《投资者网》王柱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