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半年报的持续披露,私募大佬的最新持仓动向开始浮出水面。7月29日晚间,新能源车零部件企业旭升股份、航天军工概念西部超导双双披露半年报,分别获得千亿私募高毅资产邓晓峰、冯柳的增持。

具体来看,邓晓峰旗下4只基金合计持有旭升股份4.91亿元左右,前十大占据四席;冯柳则新进了西部超导,期末持股市值近10个亿。两位私募大佬的投资思路,一起来分析一下。

邓晓峰四只基金合力增持旭升股份

汽车零部件企业旭升股份7月29日发布了2021年半年报,公告显示,高毅资产首席投资官邓晓峰管理的四只基金一起“霸屏”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占据了第六、第八、第九、第十位。

其中,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高毅-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等是增持,外贸信托-高毅晓峰鸿远集合信托等是新进。这四只基金合计持有1453.57万股,二季度末合计持股市值为4.91亿元左右。

其实,邓晓峰在今年一季度就新进了旭升股份,彼时旗下三只基金合计持有941.49万股,期末持股市值为2.93亿元。到了二季度邓晓峰是大举增持旭升股份超500万股,可见他对该股的看好。

此前,邓晓峰曝光的今年二季度重仓股还有西部矿业,7月16日晚间,西部矿业率先披露2021年半年报,截至二季度末,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增持505.52万股,持股数量达到4272.64万股,期末持股市值为5.10亿元,位列第二大流通股东的位置。同时,外贸信托-高毅晓峰鸿远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新进前十大,持有3784.97万股,期末持股市值为4.52亿元,位列第四大流通股东。

这两只基金合计持有西部矿业8057.61万股,持股市值达到9.62亿元;较一季度末的3767.12万股翻了一倍还多。可见邓晓峰在该股二季度大幅调整中逆市加仓了。

旭升股份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近50%

拟发行可转债不超13.5亿元

我们来看看旭升股份的半年报业绩,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2.11亿元,同比增长82.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1亿元,同比增长49.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98亿元,同比增长48.76%;基本每股收益0.47元。

旭升股份称,2021年1-6月,面对行业芯片短缺、原材料价格上涨等不利因素影响,中国汽车产销双双超过1200万辆,同比增速超过20%,总体保持较快增长势头。

关于业绩增长的原因,公司称,旭升股份受益于特斯拉、采埃孚、长城汽车、宁德时代等多个客户订单持续放量,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2.35%;实现营业利润2.49亿元,同比增长50.02%;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49.84%。其中对特斯拉实现销售收入4.89亿元,同比增长50.2%,营收占比40.37%;对长城汽车实现5730.34万元,同比增长242.18%,营收占比上升至4.73%。未来随着多个客户新品的量产及公司产能的爬坡,公司营收规模将进一步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7月29日晚间,旭升股份还公告,本次拟发行可转债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3.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高性能铝合金汽车零部件项目和汽车轻量化铝型材精密加工项目。

公司表示,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良好的经济效益。随着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建成及实施,公司在汽车轻量化领域的业务规模将得到进一步提升,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布局得到深化,市场竞争力得到进一步加强,龙头行业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

资料显示,旭升股份是汽车轻量化领域铝合金零部件的龙头企业,主要从事热成型压铸和锻造的精密铝合金汽车零部件和工业铝合金零件的研发、生产、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新能源和传统汽车行业及其他机械制造行业。主导产品是新能源和传统汽车变速系统、传动系统、电池系统等核心系统的精密机械加工零部件。

从近一年旭升股份的股价来看,从去年8月初的50元/股附近一路震荡下跌,今年5月14日一度跌至阶段低点28.34元/股,随后有所反弹,但近期股价波动仍然很大,截至7月29日收盘,旭升股份报33.08元/股,总市值为148亿元。该股近一年股价跌了18.79%,所以,邓晓峰应该也是在该股下跌过程中进行加仓的。

冯柳近10个亿新进西部超导

科创板公司西部超导(688122)在7月29日晚间发布的2021年中报显示,高毅资产董事总经理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新进该股前十大流通股东,持有1500万股,持股市值达到9.73亿元,位列第五位流通股东。

同时陆股通(也就是外资买国内股票的通道)也增持了西部超导,目前持有589.22万股,持股市值为3.82亿元;另外,工银瑞信创新成长混合基金也新进了该股,持有339.98万股,持股市值为2.21亿元。

尽管冯柳旗下产品是首次进入西部超导前十大,但是在前不久高毅资产曾以4个亿受让西部超导1.81%的股份,引发市场关注。

今年7月20日晚间,西部超导公告称,股东西安工业投资集团的询价转让结果出炉:根据认购邀请书约定的定价原则,最终确认本次转让价格为51.95元/股,转让股份数量为8,825,440股,3家投资者获配。

其中,获配金额最大的是千亿私募高毅资产,受让800万股,金额4.156亿元,持股比例1.81%。其次是外资机构UBS AG瑞银集团,受让80万股,金额4156万元,持股0.18%。此外,富荣基金也受让2.5万股。

市场认为,此前高毅通过受让股份的方式买进,这次冯柳的产品又新进了该股,可见高毅对这家做航空超导材料的公司的看好。

西部超导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136%

最新公布的中报显示,西部超导在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约12.56亿元,同比增长31.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3.13亿元,同比增长136.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2.85亿元,同比增长150.76%;基本每股收益0.7101元。

受益于钛合金产品市场旺盛需求,西部超导上半年净利润实现翻倍。细分来看,高性能高温合金材料实现收入增长最高,同比超过5倍,达到5165万元,另外,高端钛合金材料实现收入10.35亿,较同期增长26.22%;超导产品实现收入1.05亿,较同期增长15.62%。报告期内,应收款项同比增长近六成至10亿元,合同负债近2亿元。

西部超导近期低位股价反弹69%

资料显示,西部超导公司是目前国内唯一实现低温超导线材商业化生产的企业,也是目前国际上唯一的铌钛(NbTi)锭棒及线材全流程生产企业,主要从事高端钛合金材料和低温超导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中国航空用钛合金棒丝材的主要研发生产基地,生产的高端钛合金主要用于航空领域,包括飞机结构件、紧固件和发动机部件等。

西部超导是在2019年7月登陆科创板的,是首批上市的科创板企业,其第一大股东是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一季度邓晓峰重仓的西部材料,其第一大股东也是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

上市以来,西部超导的股价像是坐上了过山车,2019年末曾经一度跌至低位,但2020年上半年以来反弹非常明显。

今年年初西部超导的股价从高位85.32元/股一路下跌,到3月9日一度跌至低点43.73元/股,到3月末则报收50.24元/股,到6月末则涨至64.87元/股。截至7月29日收盘,西部超导报收73.80元/股,较此前低点已上涨69%左右,其最新总市值为326亿元。

另外,西部超导在今年7月9日推出定增预案,计划发行不超过5000万股,募资总额不超过20.13亿元,用于航空航天用高性能金属材料产业化项目,高性能超导线材产业化项目,超导创新研究院项目,超导产业创新中心和补充流动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