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光伏概念股持续走强,单是光伏指数自5月以来就飙涨了40%,光伏业成为了A股市场最闪耀的明星板块之一。

通威股份(600438.SH)作为光伏行业巨头之一,其走势也非常强劲。5月以来,其股价已经累涨47%,总市值也一路涨到了2300多亿元,成为了A股市场超级人气股。

成功跨界的双料龙头

通威股份成立于1995年,并在2004年成功登陆上交所实现上市,在此期间,该公司的主要身份一直是饲料行业大佬,核心产品是水产饲料。

而当时,中国的光伏行业正发展得如火如荼,一片灿烂。随后,通威股份通过收购的方式首次插足了光伏产业,这家被收购的公司叫做永祥股份。

2008年,永祥股份首期1000吨多晶硅投产。当年,这家收购而来的公司为通威股份带来了4064.96万元的净利润,占到了上市公司当年净利润的38.5%。

通威股份的多元化之路看起来走得不错。

不过,当时金融危机导致中国光伏产业经历了一次大洗牌。两年后的2010年,通威股份喊出了回归主业的口号,将永祥股份剥离给通威股份的控股股东通威集团,上市公司与永祥股份的关系也从“父子”变成了“兄弟”。

彼时,永祥股份确实受到了冲击,但局面并没有通威股份预计的那样糟糕。这笔交易也因此受到了不少投资者的质疑。

然而,这并不是终点,通威股份和永祥股份之间的故事还没有完结。

2016年,通威股份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又将永祥股份收归旗下,再续前缘。一同被收购的还有通威合肥、通威新能源,上市公司也新增了多晶硅、电池片、光伏电站业务。

数据显示,2020年,饲料、食品及相关业务贡献了47.17%的收入和29.01%的利润,太阳能电池、组件及相关业务贡献了35.07%的收入和29.84%的利润,高纯晶硅及化工业务贡献了14.8%的利润和30.05%的利润。

2020年也是该公司光伏业务营收占比首次超过农牧业务营收占比。

而从两个业务板块的实力而言,现在的通威股份既是全球领先的水产饲料生产商,同时也是光伏行业的龙头之一。

光伏业务助业绩飙增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6年再次大举进入光伏赛道,通威股份的业绩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增长,堪称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跨界。

数据显示,2015年,该公司全年实现营收140.79亿元,而到了2016年,这个数据就暴增到了208.84亿元,此后继续增长,2020年的营收达到了442亿元,同比增长17.69%。

归母净利润的增长趋势和营收差不多。而比营收、归母净利润数据表现得更明显的是扣非净利润的数据。2015年,通威股份实现扣非净利润3.11亿元,2016年增长了一倍,达到了6.13亿元,2020年,这一数据是24.09亿元,相当于2015年的7倍多。

长久以来,通威股份农牧板块毛利率常年稳定在10%至15%,光伏板块整体毛利率则为25%以上。而受益于光伏板块较强的盈利能力,该公司些年的整体净利率也随着光伏营收占比增长稳中有升,至2020年超过8%。

通威股份后市前景如何?

首先从整个光伏行业来看,受益于价时代的来临、技术的持续进步,叠加“碳中和”的刺激,全球新增光伏装机量比较有保障。

西南证券研究人员预计全球光伏装机量将保持高增态势,预计至2025年全球年新增装机量将达350GW,2021年至2025年期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将为20%左右。

而通威股份的业务基本涉及了光伏产业的主要环节,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其硅料业务。

在本专题的行业篇中,有介绍过光伏产业链分为上中下游,上游为晶体硅原料以及制成的单晶硅棒、多晶硅锭、单/多晶硅片,中游则是单/多晶电池、光伏电池组件,下游则包括逆变器、电站EPC系统和运营。

其中的硅料生产本质上为化学提纯,算得上是光伏产业链的真正起点,也是产业链上最赚钱的一个环节。

硅料行业具有进入壁垒较高、重资产、产能建设与爬坡周期长等特点。

目前,这个环节的头部企业较为集中,竞争格局稳定,主要包括通威股份、新特能源、大全新能源、保利协鑫能源、东方希望、亚洲硅业。

通威股份在技术和产能方面都已经跻身全球多晶硅行业第一梯队。

具体的产能方面,截止2020年末,该公司已经形成高纯晶硅年产能8万吨,在建年产能超过15万吨,且各项消耗指标及成本不断降低,2020年乐山一期和包头一期均生产成本下降至3.63万元/吨。

2021年以来,硅料价格曾一度疯涨,现在虽然有所下降,但依然处于偏高的位置。

受此影响,通威股份在今年一季度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45.99%至8.47亿元,这也是该公司上市以来一季度最好的业绩表现。

展望未来,西南证券研究人员认为,2022年全球光伏装机预计增至200GW,2022年全年硅料需求为72万吨,考虑产能利用率因素,2022年的实际有效产能需要至少有90万吨。按季度统计,2022年实际有效产能为92万吨,因此预计全年紧衡局势延续,至第四季度才有所缓解。

因此,综合来看,该机构认为2022年硅料价格大幅下降的可能较小,基本维持中高价位的局面。

作为硅料环节的龙头,硅料价格如果维持在中高价位对于通威股份的业绩无疑将有非常大的助益。

除了硅料环节之外,通威股份在电池环节也是主要生产商之一。

不过,电池环节的利润相较于硅料环节较低,且竞争者众多。

目前,电池片厂商可以划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通威股份、爱旭股份等专业化电池厂商;一类是在电池片环节有所布局的光伏一体化厂商,包括隆基股份、晶澳科技、晶科能源、天合光能、东方日升等。

其中,光伏“一哥”隆基股份(601012.SH)和爱旭股份是通威股份最强大的对手。

2020年年报显示,随着2020年眉山一期7.5GW21X大尺寸电池项目的投产,截至期末,通威股份太阳能电池年产能规模已达到27.5GW,其中单晶电池年产能24.5GW。单晶PERC电池产品非硅成本已达到0.2元/w以内。

另外,随着眉山、金堂大尺寸项目的陆续投产,预计2021年底该公司太阳能电池年产能将超过55GW。

而截止2020年末,隆基股份的单晶电池产能达到30GW,超过了通威股份。

爱旭股份2020年期末的电池产能则是22GW。

对比这些光伏电池厂商的增产计划,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看出,通威股份相较而言是比较激进的那个。

结语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光伏产业的前景十分光明,而通威股份作为硅料和光伏电池环节的主要生产商将受益于行业的景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