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国现存KTV企业不及七年前一半”“为什么现在人们去KTV少了”接连登上热搜,唤起一代人的集体回忆。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KTV企业注册量同比下跌41.3%;近五年来,KTV相关企业注销吊销量达1.8万家。从“顶流”到“过气”,KTV似乎风光不再。事实真的如此吗?记者采访了多位经营者和消费者。

利润下降、遭遇挤压,KTV面临重重挑战

现在去一次KTV要花多少钱呢?

00后吴同学告诉记者,最近一年他去了4次KTV,主要是朋友聚会、同学聚会和社团团建。他和朋友都喜欢唱歌,一般会喊上五六个人一起去唱K。现在KTV价格也比较便宜,包一个三四个小时的包间还不到一百块钱,大家平摊下来很划算。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查询发现,以连锁品牌“星聚会”开在南京市玄武湖商圈的一家门店为例,其根据时段不同设置不同的价格,周末和晚上较贵,工作日的下午是最便宜的,可容纳2-4人的小包间仅需68元。平摊下来,每人最低仅需17元就可以享受6小时的欢唱时光。

北京青年报此前报道,2015年,团购APP拼低价来争夺市场,令KTV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状态,最终的结果就是很多传统品牌被迫离场。最关键的是,KTV的价格多年来不仅没涨,还要比之前下降很多。企业得不到利润,只得退出。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止7月底,我国现存的KTV企业数量为5.8万家。从企业新增量来看,2020年相关企业注册量下跌38.8%,今年上半年注册量同比减少41.3%。从注销吊销量来看,近五年KTV相关企业注销吊销量呈增长趋势,累计达1.8万家。

而在线下KTV市场下行的同时,线上K歌软件逐步流行起来,用户市场规模呈逐年升高趋势。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在线K歌社交娱乐行业发展洞察白皮书》显示,行业月活跃设备已逼近2.2亿。

企业注销数量增多、新增注册量减少、线上K歌软件挤压生存空间……KTV发展面临诸多问题。密室、剧本杀、露营等各类新式社交方式崛起,有人担忧,传统KTV是否在娱乐形式、体验上面临巨大挑战。

剧本杀、桌游……不是挑战而是商机!

95后陈小姐告诉记者,“我记得前几年和朋友去KTV还比较多,现在出去玩都约剧本杀和狼人杀了。但有时候聚会的朋友不会玩这些,我们还是会考虑去KTV。上一次去KTV是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一个包间坐了10个人,大家一起唱歌聊天,很有氛围感。”

近年来,随着“日咖夜酒”、清吧、茶室等聚会场所日渐流行,剧本杀、密室逃脱等新的娱乐方式在年轻人中风靡,KTV似乎不再是唯一的选择。

这种情景下,KTV会有危机感吗?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一家位于上海的唱吧麦颂KTV,该店店长表示,消费市场需求的变化对于KTV反而是一件好事。他所经营的KTV在2020年引入了桌游,在上个月开始了剧本杀试运营。记者在平台上看到,K歌房白天小包间119元、中包间169元,可以玩4个小时。而剧本杀房138元一个人,5人起订,任选8小时。

店长告诉记者:“剧本杀的单批收入价格很可观,目前行业没有内卷化趋势,定价也比较高。而相比之下,传统KTV行业趋于饱和,面临价格战的威胁,包间价格始终提不上来。KTV门店本来就有场地,增加一些成本低、利润高的新的服务项目,还能为顾客提供更好的体验,何乐而不为?”

浪潮席卷之下,“社交空间”仍是立足点

有人说,那个曾经属于KTV的黄金时代,终究还是一去不复返了。在层出不穷的新兴业态浪潮席卷之下,KTV如何寻找立足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来自多地的KTV经营者。

魅KTV无锡一家分店的店长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表示,他认为大众消费兴趣的变化并没有对KTV营业造成太大影响。KTV作为一个社交平台有着不可代替的功能,比如,许多顾客去KTV唱歌的时候可以谈谈商务和生意。

另一家全国连锁的量贩KTV江苏分店店长说:“这几年KTV行业是冰火两重天,发展好的就越做越好,做得不好的很可能就濒于倒闭。我们店是发展势头很好的,从2018年二十几家到2021年突破一百家门店,进驻了许多全国排名前二十的购物中心和消费聚集点。”

提到原因,该店长介绍,“一方面是因为把服务标准和质量做了上去,对员工进行了一体化培训。另一方面是对经营项目进行了创新,现在我们的一些分店还销售精品咖啡和奶茶,一些门店融入了私人影院,马上剧本杀也要筹备起来了。我们希望KTV能摆脱传统意义上对它的定义,让它成为一个有新的属性的社交空间,而不仅仅是‘KTV’。”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KTV的痛点或者本质就是社交。社交永远不会有终结。而KTV正提供了一个社交空间,完全能够满足社交情感的交互痛点。

正如一位网友所评论的:“衰落的仅仅是跟不上时代步伐的业态,人们唱歌和娱乐的需求从未褪去。”当KTV积极引入新业态,说它是“夕阳产业”,或许为时尚早。

实习生 任华娇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王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