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逢连夜雨,用来形容期的中概股是最合适不过的。

17日早间,腾讯音乐发布的Q2财报显示,虽然其总收入80.1亿元,同比增长15.5%,线上音乐服务收入增长32.8%。但二季度,公司净利润为8.71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27亿元,同比下降13.5%。

同时,腾讯音乐传暂缓香港IPO。上周,网易云音乐暂缓了香港IPO。

叠加索罗斯清仓腾讯音乐等多重因素影响,17日晚间,腾讯音乐再次刷新上市以来的新低,开盘下跌超14%。

截至发稿,腾讯音乐下跌11.1%,报7.93美元。据年内高点已经下跌超70%。最新市值134亿美元,约合870亿元人民

遭反垄断处罚、股价暴跌60%

高管回应:对业务有影响

7月24日,随着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一纸通报,责令限时30天内腾讯需解除网络独家版权。

腾讯音乐的股价,当即从36美元跌到了9美元附,市值缩水60%。

在今天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分析师的问题也多集在最腾讯音乐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的处罚。

腾讯音乐首席战略官叶卓东坦言,虽然该决定会对公司的音乐业务造成一定影响,但值得注意的是,台上所有的音乐作品将继续提供给用户们,公司也会继续强化运营合规。

腾讯音乐董事长彭迦信认为,监管决定确实对于公司的日常运营会造成一定影响,但对于付费用户的增长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影响。

彭迦信强调公司目前的增长态势还是非常不错的,用户已经被“教育”完全形成了付费惯,看到了音乐的价值,只要腾讯音乐能够持续提供高质量的服务,他们就会愿意付费。

遭遇索罗斯清仓

根据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递交监管方的13F报告披露,该基金已经清仓腾讯音乐。

在2020年末的持仓报告中,索罗斯并没有腾讯音乐,腾讯音乐是他在今年第一季建仓的。

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他持有165万股腾讯音乐,价值3383.6万美元,依此计算,索罗斯持有腾讯音乐每股均价20.49美元。

到2021年6月30日,索罗斯的基金中已经没有腾讯音乐,但基金君发现,他的组合中多了全球最大的流媒体音乐服务商之一Spotify,持有1万股,价值275.6万美元。

这说明索罗斯并非看空线上音乐,他只是对于腾讯音乐遭遇反垄断监管处罚以及美国证监会加强对VIE架构的中概股的监管,感到忧虑而已。

网易云通过聆讯却暂缓IPO

在网络音乐上,唯一有机会能跟腾讯音乐抗衡的,就是网易云音乐。

今年5月26日,网易云音乐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8月1日,港交所官网显示,网易云音乐已通过上市聆讯并上载聆讯后资料集,上市联席保荐人为美林、中金及瑞信。

就在通过聆讯之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责令限时30天内腾讯需解除网络独家版权。当时不少人解读,网络音乐独家版权时代的结束。网易云音乐在上市的关键节点逢此利好是最直接受益方,该公司上市后的资本表现更是值得期待。

然而,通过聆讯后不久,网易云音乐却突然宣布暂停此次IPO计划。市场有消息显示,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网易云音乐决定暂缓此次IPO,后续将选择更好的时机,尽快推进IPO相关事宜。

据业内人士分析,网易云音乐在8月1日挂出上市文件后,却迟迟没有公布基石名单。说明资本市场对网易云音乐IPO信心不足,机构投资者对监管政策变化的担忧,导致网易云音乐无人问津,或是导致该公司暂缓上市的重要因素。

据说,阿里巴巴和云锋基金投资了网易云音乐后,阿里 7 亿美元仅换来 "10% 左右 " 的网易云音乐股份,照此,估值 70 亿美元。

(中国基金报 安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