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已过半,中国酒业协会公布数据,今年1-6月,全国酿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完成酿酒总产量2834万千升,同比增长6.8%,和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相比,尚有不到30万千升的产量差距。其中,啤酒规上企业在今年上半年实现产量1889万千升,同比增长10%,未回到2019年上半年的高峰。

但从全行业看,今年上半年,整个酿酒行业的利润总额却实现了历史最高水,首次半年突破千亿元大关,达1084亿元人民,同比增长29%。利润贡献中,除了主要的白酒行业外,销量最大的啤酒行业也赶上来了。

与此同时,《每日财报》关注到各大啤酒企业也纷纷披露半年报成绩,华润啤酒和百威亚太表现最为突出。其中华润啤酒(00291.HK)上半年收入196.3亿元,同比增长12.8%,净利润翻倍;百威亚太(01876.HK)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35%,为34.77亿美元,净利润5.03亿美元,同比增171.89%。

燕京啤酒和惠泉啤酒就棋差一局。上半年燕京啤酒营收和净利润分别报63.17亿元和2.88亿元,同比分别增13.51%和7.12%,期又因旗下品牌雪鹿代言人被封杀,下半年的业绩恐受其害。惠泉啤酒表现更不加,中期营收3.17亿元,同比下滑了1.15%;扣非净利润只有764.97亿元,仅增长了1.01%。

尚未公布中报的青岛啤酒(600600)一季度主品牌销量实现同比增长44%,上半年整体表现估计中规中矩。珠江啤酒(002461)则预计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95至3.44亿元,同比增长20%-40%。

从现有业绩来看,上半年行业整体出现了分化,头部公司优势在加强。从酒业协会披露数据也可看出,全行业今年第二季度啤酒产量增速不如去年同期,行业竞争激烈。

年来行业大环境整体都在调整,因此外界开始纷纷思考啤酒产业未来的出路在哪?

升级

从消费量的角度来看,啤酒是国内最主要的酒精饮品,占据了总消费量的72%左右。啤酒对于国人来说属于舶来品,19世纪末,啤酒输入至中国,而随着啤酒一同纷至沓来的则是外资在中国设厂新建产能,也正是中国啤酒企业的前身。典型如哈尔滨啤酒的前身乌卢布列夫斯基啤酒厂,青岛啤酒的前身英德啤酒公司。

在2013年前的10年间,国内啤酒公司的主要竞争策略以提升销量和市占率为导向,主要玩家呈现出销量增速明显高于吨价增速趋势:2004年至2013年间,青岛啤酒、燕京啤酒、重庆啤酒的销量CAGR分别达到9.9%、9.0%和7.5%,吨价CAGR分别为3.6%、3.1%和3.5%。

2014年之后,行业的发展逻辑发生了明显变化。2014年—2019年,青岛啤酒、燕京啤酒、重庆啤酒和华润啤酒的销量CAGR分别为-1.3%、-6.5%、-4.0%和-0.4%,但同期的吨价CAGR却分别达到1.2%、3.6%、5.3%和4.5%,价格上涨成为驱动业绩的核心因素。

2018、2019年中国的人均年啤酒产销量约为27升,同时期饮食文化较为接的日本和韩国分别约为42升/人和39升/人,中国约是日韩的70%的左右,整体差距不大。此外,由于低端白酒(如光瓶酒)、低度预调鸡尾酒等年轻化酒饮料的冲击,预计未来啤酒人均销量增长较为有限。

据 Euromonitor 数据,2014-2020年中国中高档啤酒销量由972万千升提升至1338万千升,CAGR达5.5%。预计2025年中高档啤酒销量将达到1593万千升。在高端化趋势和原材料上涨的压力下,啤酒提价预期强化,厂商享受吨均价和吨净利提升的发展红利。

国内啤酒行业当前主流价格带为4-5元,但销量逐年下滑,腰部6-8元中档价格带承接主流消费升级逐步扩容,未来或成为主力价格带区间。同时随着消费者对多元化、个化需求增长,10元及以上高端啤酒占比持续提升。

随着啤酒行业的消费升级,我国啤酒行业“跑马圈地”的阶段已经结束,现在处在深耕核心市场的“五方割据”阶段,华润、青啤、百威、燕京、嘉士伯五大品牌分庭抗礼,都有自己绝对优势的地区。市场份额靠前的 CR3华润啤酒、青岛啤酒以及百威中国产品结构中约有50%销量来自5元及以下的主流价格带,构成基地市场销量的基本盘。嘉士伯中国产品结构更优,通过多年在基地市场推动产品结构优化,当前以6-8元中档为主,乌苏、1664拉动高端啤酒销量占比持续扩大。

在具体企业层面,青岛啤酒高端产品布局较早,早在2010年公司推出了奥古特、逸品纯生两个重要的高端单品,随后新增高端新品黑啤、鸿运当头、1903精酿等,2016年,皮尔森精酿、全麦白啤、原浆桶啤等顺应消费新趋势的产品上市,2018年, IPA精酿的推出,填补了中国IPA品类上的空白。由于提早布局高端市场、新品类推新速度较稳定,青岛啤酒在行业竞争中优势明显。

进入2020年之后,国内啤酒品牌高端化呈现加速态势。从产品组合看,华润啤酒打造“4+4” 产品矩阵发力高端、超高端市场,6-8元价格带大力推广 Super X承接勇闯天涯消费者升级;嘉士伯中国依靠乌苏和1664两大战略单品,销量增长强劲。

从剔除消费税影响的主要啤酒品牌吨酒价看,国内主要啤酒企业吨酒价在3000-4000元左右,2020年,剔除消费税后嘉士伯中国吨酒价为4159元、百威亚太吨酒价为4496元。对标海外市场百威英博北美9504元的吨酒价,我国啤酒市场高端化空间还很广阔,未来依然可以寄希望于产品结构升级、竞争格局改善后渠道利润的回收。

提效

除了产品升级,国内啤酒厂商还有两个方向可以改进,一个是效率的提升,另一个是罐化率的提升。在效率层面,相较于百威英博,国内啤酒企业在生产端、销售端都存在优化空间。

在生产端,百威英博美国2018年销量1010万吨,但只有24个工厂,均单个工厂产量为42万吨;相比之下,国内体量接的华润啤酒2020年销量1110万吨,却有70家工厂,均啤酒工厂产能约为10-20万吨。

在销售端,百威英博美国仅有430个经销商,员工总数1.8万人;国内啤酒行业以深度分销模式为主,2020年青岛啤酒经销商数量为1.44万个,员工总数高达3.6万人.

2016年华润啤酒在全国有98家啤酒工厂,均单厂产量约12万吨,产能利用率约为53%。2017年华润啤酒开启产能优化,至2020年工厂数量为70家,均单厂产量约16万吨,产能利用率提升至59%。

2020年,嘉士伯中国人均产出达到164万元/人,主要源于嘉士伯以财务指标考核为导向,注重提升运营效率。

其实国内企业也在做出改变,华润啤酒员工总数自2016年的5.82万人下降至2020年2.7万人,人均产出自49万元提升至116万元,年人均薪酬自然也从10万翻倍至20万元。青岛啤酒自2018年开启减员增效,人均产出自64万提升至78万,年人均薪酬自11万提升至15万。

国盛证券经过测算后发现,如果仅考虑通过产能优化、效率提升两方面,华润啤酒、青岛啤酒、重庆啤酒EBIT margin提升空间分别为2.0、8.9、1.7pct。

此外,罐化率的提升对于行业整体的盈利能力也有正向促进效果。易拉罐单次使用成本低于玻璃瓶,500ml玻璃瓶成本约0.7-0.8元,而500ml易拉罐约0.4-0.5元,但玻璃瓶产品尤其是中低档产品普遍采取回收瓶子的策略,因此会摊薄一些成本,综合算下来,罐装产品利润率高于瓶装产品约10%。根据 Euromonitor的数据,我国啤酒行业整体罐化率始终在提升,自2009年开始约维持每年1%的增长速度,未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综合来看,过往市场对于啤酒行业的印象在于重资产模式,依靠薄利多销提升周转率从而维持10%左右的 ROE。但嘉士伯对于重庆啤酒的成功运作,以及几年以龙头企业为主导的结构升级给啤酒行业整体带来了新的发展方向,未来依然值得期待。(撰文/刘雨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