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深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创造消费新需求的行动方案(2021—2023年)》(以下称《方案》),提出实施“十大消费行动”共40条措施,以高质量供给引领创造新需求,更好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作用。

其中,为进一步激发深圳消费市场,《方案》明确,倡导理消费,鼓励发展消费金融业务,开展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实施以金融助力消费行动。

作为“小店经济”活跃的城市,深圳商事登记的个体工商户数量超过130万户,总量居全国各大中城市第二位,支持了深圳400万人的就业,为深圳2000万居民的日常生活提供了便利。

据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介绍,深圳各商业银行自6月开展“贷动小生意,服务大民生”专项活动以来,截至7月25日,已进店入户走访数千家小店,并向1480家个体工商户授信25.79亿元,通过金融活水的精准滴灌,助力深圳“小店经济”健康发展。

虽然小店经济被称为一个城市经济发展的毛细血管,但该群体却难以享受到小微金融政策倾斜,成了普惠金融服务的“夹心层”。招联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总经理章杨清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个体工商户介于个人消费者与小微企业之间,对提升城市活力、稳定社会就业等具有重要作用。

他同时认为,在具体业务实践上,多数商业银行因服务成本和风控成本较高,对其下沉服务的力度和意愿均有限,而小贷机构等因集约化和数字化能力不足,无法形成可持续的规模经济,一定程度上直接导致个体工商户转向价格高企的民间借贷寻求资金。尽管法律上对民间借贷利率有所约束,但仍需要有正规金融机构对这部分客户提供及时和精准的支持。

深圳“小店经济”发展排名全国首位

何谓小店?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上大中小微型企业划分办法》,小店通常指面向居民消费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家庭服务、洗染服务、美容美发、维修、摄影扩印、配送服务等行业的个体工商户,雇员10人以下或年营业额100万元以下的微型企业,及年营业额1500万元以下的网店。

据《中国线下零售小店数字化转型报告》分析,我国线下零售小店以夫妻店为主要经营方式,规模小、方式灵活,呈现出数量多、增长快、效率低、短板明显、转型意愿强烈的特点。作为社会组织的“毛细血管”,零售小店虽小却功能巨大,在拉动就业、促进消费、保障民生等方面贡献重要力量,尤其在后疫情时代,零售小店在活跃经济、提振市场等方面扮演关键角色,千千万万个零售小店可谓社会经济系统中凡而伟大的“螺丝钉”。

去年以来,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消费市场持续复苏,深圳“小店经济”也逐渐恢复活力。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小店经济活力报告》显示,目前小店多聚集在广东、河南、浙江、江苏、山东等省份,且大多数小店为餐饮食品类型。其中,深圳位居全国“小店经济”发展排名首位,随后分别为郑州、广州、成都、武汉。

据统计,深圳商事登记的个体工商户数量超过130万户,总量居全国各大中城市第二位,支持了深圳400万人的就业,为深圳2000万居民的日常生活提供了便利。

2020年7月,商务部等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小店经济推进行动的通知》,在加强组织领导、降低经营成本等方面提出了保障措施,同时要求各地结合实际打造具有本地产业特点、行之有效的小店经济发展方式。

记者了解到,为优化消费环境,深圳各区有关部门积极聚焦纾解小店经营因疫情影响面临的难点堵点痛点,以更有效的帮扶措施助力“小店经济”重焕生机,如福田区加快规划建设香蜜湖国际顶级商圈、CBD核心示范商圈、华强北5G应用示范商圈、皇岗口岸跨境消费商圈、车公庙时尚消费商圈“五大核心商圈”;罗湖区明确提出将打造全域消费空间格局,努力建设成为高端品牌的“重要驻地”、黄金珠宝的“全球高地”、跨境贸易的“前沿阵地”、“夜间经济”的“打卡圣地”;龙华区持续开展促消费活动,联动行业协会、重点商业综合体、重点企业等,陆续策划开展龙华汽车节、服装节、数码家电节等,打造前卫、热门、特色主题式活动。

同时,深圳还通过发放电子消费券、开展数字人民试点等方式促进小店经济回暖。去年以来,深圳福田、罗湖等区通过支付宝、微信台发放消费券。在消费券刺激下,线下餐饮、美容美发等行业迎来一波消费热潮。从深圳各区公开的消费数据显示,消费券对辖区餐饮业、零售业消费的刺激和带动效果明显。

疫后小店融资需求突出

年来,小店从卫生环境到形象面貌都有了很大改善,小店经济在拉动就业、促进消费等方面的重要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然而,在疫情经济下行压力等因素的冲击下,小店虽然展现出了强大的经济韧,却依旧面临着资金需求突出等问题。

深圳地区一位国有股份制银行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总体看来,不少小微商户仍存在资金缺口问题,实际融资需求较大。“央行的调查结果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我国小微企业贷款需求指数为74.7,高于其他类型企业。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9-2020年小微融资状况报告》也显示,20.5%小微企业及个体户面临现金流危机;而在有融资需求的小店中,73.7%的需求在50万以下,大部分扶一把就能活。”

疫情发生以来,传统小店的情况如何?商务部研究院开展的2020年全国小店经济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全国98.2%小店受到疫情带来的负面冲击。其中,受人员流动控制、线下商业经营活动受限等因素影响,位于交通枢纽及住宅区的小店遭受较小的负面影响,位于商业区、市场及其他地区的小店遭受较大的负面影响;在调查范围内700多家存在经营困难的小店中,68家小店提到存在资金短缺、融资困难的问题,其中超过六成为纯线下经营的实体店铺,且主要集中在住宿、餐饮、沐浴等行业,这些行业的经营活动受疫情及相关防控政策的影响较大。

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保障小店商铺等便民服务业有序运营。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需要把“精准滴灌”小店经济当作一个重点,有利于更好地稳定就业、保障民生、增强经济的韧和活力。

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一直是深圳金融业的重点工作之一。记者了解到,随着疫情形势逐渐向好,发展普惠金融、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困境成为深圳各金融机构发力的重点。如招联金融为助力复工复产与实体经济复苏发起了“微光计划”;安普惠则为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打造了财务APP“数字口袋”;广发银行也开展了针对诚信纳税小微企业客户的“税银通”业务。

未来,金融机构该如何持续加强普惠金融支持,避免利用市场支配地位损害小店经营者利益现象的发生?章杨清认为,当前行业进入存量竞争时期,消费金融需要应时而变。在对客户群体的服务精准方面,金融机构需加强普惠服务的有效供给,尤其是对个体工商户应提供及时、精准的金融支持。“‘普’在覆盖面上,应适可而止,服务的客户群体范围既要适度又需精准;‘惠’在价格上,需要不断降低服务成本和门槛,通过市场、监管、社会等多方共同努力、多管齐下,达到金融服务成本与收益的微利衡,实现可持续发展。”

年来,各大商业银行加速向零售业务转型,凭借更低资金成本、较高的风控管理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等优势,加强对消费金融主战场的投入。同时,在线上化的趋势不可逆转之下,消费金融的线上获客成本,并未因监管规制、台规范和收缩而降低,反而因互联网流量数据持续高效挖掘利用而高企。可以看出,行业已进入存量博弈期。”章杨清分析。

他进一步指出,金融机构践行消费金融的普惠使命,不等同于慈善和扶贫,对消费金融客户群体的下沉,应适可而止。“目前央行征信系统覆盖自然人已经达到9.9亿人左右,但仍有超过4亿人暂无借贷记录。这意味着越下沉的客户,征信记录越欠缺甚至空白,相应地,偿还贷款的能力和意愿越薄弱。若片面追求贷款规模,极易产生‘不该贷’等社会问题,违背普惠金融发展初衷。”

记者郭浩仪 葛爱峰 深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