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的我,短短两年圆了老板梦,从遥不可及到有房有车。”

年轻漂亮的女孩,笑意吟吟,穿梭在狭窄的厨房,店内客人满满,专注独有的那份“鲜美”。

在镜头一闪而过中,大红色的不动产证和流畅的宝马车标,与小店嘈杂的氛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视频中的女孩讲述着她的创业成功史,主角是酸菜鱼。

女孩自食其力,努力打拼的模样,最为自信和光彩,拥有值得骄傲的人生,的确令人称赞。

可网友却一反常态,泛起了“酸”。

“不是没有,10个开店的5个废了,三个勉强活着,挣钱的就两个。”

“00后打工十年,还开店2年?”

“牛逼吹上天。”

“又想骗我开店。”

“最奇怪了,不是做烤鱼的就是做酸菜鱼的都发财了。”

“人间清醒”的总是网友。

但到底是割韭菜还是新的生财之道,仍值得一探究竟。

接下来的故事就从第一个故事的主角,酸菜鱼说起。

生于梦境山城

追溯酸菜鱼的来由。

流传最广的版本发生在重庆江津的一个美丽江村。

江津,地处重庆西南部,三面临水。

古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说法,江津地区的人们享受着水域带来的收获。

渔船是大部分以打鱼为生的江村人生活的主力,往往大鱼卖钱,小鱼只能自食。

常年的渔船生活极其的清贫和单调,偶然的机会,渔民们用酸菜和鲜鱼,却意外的碰撞出了一道不可思议的美味。

此后的酸菜鱼开始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重庆人餐桌上一道不可多得的佳肴。

无论是街边小店还是正经餐厅,无论是家常还是待客,都能以不同的风姿展现出独特的风采,俘获着不管多挑剔的味蕾。

90年代初,味道鲜美的酸菜鱼开始走南闯北,丰富着不同地区的餐桌。

2020年2月,根据美团点评发布的《2019年中国酸菜鱼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全国酸菜鱼门店数量达3.5万家,比2016年1.3万家足足翻了两倍多。

显然,越来越多的酸菜鱼粉们捧红了这门独特的生意。

在此之下,酸菜鱼已经演变成了一条黄金赛道,极具诱惑力的发挥着它的魔力。

然而,现今的酸菜鱼仍是那个年代的配方,可“生产方”却失去了原有的韵味。

疯狂“俘虏”年轻人

抖音一家酸菜鱼店开业,店内“客满为患”,店外排队长龙接力。

“不排一个小时的队根本吃不上,预估时间是40分钟到一个小时左右。”

年轻的吃货静静的在外等待,眼睛不时瞟向店门口,耳朵灵敏的听着叫号声,内心的焦急感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对于询问者,有人无奈的答着。

“等了一个多小时。”

“等了一个半小时。”

“前面还有9桌。”

哪里有年轻人哪里就有生意和机会。

且根据艾煤咨询的数据,在消费者偏好的菜系中,排名前三的为中式快餐、火锅、烧烤,占比分别为48.6%、44.3%和38.8%。

另据相关调查显示,30岁以下群体,87%受访者表示爱吃辣,更有超过60%的受访者无辣不欢,经常挑战超辣口味。

可见,酸菜鱼店们在赛道上正一往无前。

为快速的吃透市场蛋糕,各玩家在“全力以赴”。

“开一家酸菜鱼店多久回本?她一年收入70万。”

醒目的大字,出现在抖音一则短视频头部位置。

视频中店主端坐桌前,“去年(2019年)8月15日开店”,“纯利润有个七八万左右。”

在商家“避讳”的利润环节,店主毫无秘密的公开,完全不在意有人会“抢了她的生意”。

进入酸菜鱼女孩所在视频号,满是浮夸的言语,“每月8万”、“一碗酸菜鱼让员工证换房产证,转身就有了一百多万”、“煮一煮一天都8000”。

头部添加学微信,裸露出的是吸粉加盟开店的决心。

另一个烤鱼女孩,在抖音一男子号下揭露了其车为拍视频所用。

显然,市场的增长趋势明显,也预示着这条赛道仍在不断地发光发热。

然而,光鲜的表现下或是隐藏着的未知风险。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新开设的酸菜鱼门店为10329家,但同时倒闭的门店数量却达到了11299家。一年的时间里,酸菜鱼在不断买马招兵的同时,折损也在与此进行。

在百度指数上,从2020年4月开始,查询“酸菜鱼”的关键词指数就开始一直低于整体的均值。

之后的太二酸菜鱼不断的在拔高业绩表现,慢慢成长为公司营收的主动脉。

根据公布的2021年中期的业绩,九毛九上半年实现营收20.2亿元,归母净利润1.86亿元。其中太二/九毛九/其他品牌,分别实现收入16.0/3.8/0.4亿,收入占比分别为79%/19%/2%。

太二酸菜鱼正处在九毛九营收的命脉,承担了大部分创收的工作。

然而,如今的九毛九显然重心有些偏了。

今年6月,开业“太二前传”主打新川菜,不做酸菜鱼而是改成了毛血旺、水煮鱼等各种川菜。

可偏向的并不仅仅只有九毛九一家,去年九锅一堂,定位可以喝汤的酸菜鱼,推出了重庆菜招聘;广州当地酸菜鱼品牌“阿强酸菜鱼”升级为“阿强家真致川菜”。

随着酸菜鱼头部品牌纷纷转型,透露着赛道貌似并不那么香了。

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财报发现,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太二酸菜鱼的翻座率分别为4.9、4.8、3.8、3.7,目前的翻台率较2018年的高峰期下滑明显。

从以上来看,酸菜鱼如今显露出了些许的迷茫。

可抖音遍地的酸菜鱼、烤鱼造富故事仍在不停的上演,迷惑下的市场仍处在一片雾之中。

但在螳螂观察看来,酸菜鱼赛道的进程虽有了一丝的放缓,不可否认的是,如今正紧锣密鼓的酸菜鱼仍处在一片红海中,踩在了年轻人的节拍上备受偏爱,且加出餐实现工业化,出海俘获更多的味蕾,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中餐在国际上正备受宠爱,到时的酸菜鱼或又是另一番天地。

仍需端正的是,酸菜鱼的一些“骚操作”该收敛收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