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飙升至三年高位可能会加剧通胀担忧,并加快全球央行收紧宽松政策的脚步。

ICE布油在周一一度冲击78.65美元/桶,目前价格仍位于2018 年 10 月以来的最高水。原油库存一直在下降,美国库存接三年低点。与此同时,随着用户更换燃料,天然气价格上涨似乎将推动对石油的需求。

(图片来源:Wind金融终端App)

自全球需求从疫情造成的中断中恢复,油价自年初以来飙升了50%以上。在供应方面,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包括俄罗斯在内的盟国一直在缓慢地放松产量限制,从而使市场收紧。此外,美国的极端天气也抑制了当地的生产。

在第四季度和北半球冬季开始之际,许多市场观察人士表示价格将进一步上涨。其中,高盛集团表示,市场赤字大于预期,并将其年底布伦特原油预测上调10美元至每桶90美元。

// 全球央行“收紧”步伐或加快//

2021年,需求逐渐从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中复苏,也造成了一系列价格压力。通胀逐渐成为政策制定者难以忽视的问题。

据《金融时报》报道,自2019年初以来,运输成本上涨了5倍,原材料和食品价格也出现了类似的异常上涨。全球半导体供应不足——特别是在汽车领域,由于交货时间被推迟,制造企业很难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供应链瓶颈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阻碍了货物的稳流动,价格开始上涨,增长放缓的前景进一步加剧。

物价持续上涨,加剧央行的价格预测前景的不确定。许多央行的标准操作模式假设他们尽可能了解就业水、商品和服务的生产,并相应地管理支出水,以保持低通胀和稳定。但在当前,央行既要评估疫情为经济带来的“逆风”,又要警惕通胀的持续。因此,央行需要在确定利率的同时估计供给和需求水

劳动力短缺的证据越来越多,加上本周支出的明显复苏,使得美联储倾向于更积极地加息。美联储9月召开的货政策会议表明,政策制定者即将快速缩减疫情以来的债券购买计划。官员的点阵图显示,美联储未来加息的可能时间已提前至2022年。

布鲁金斯学会前美联储副主席唐纳德•科恩表示:“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认为应该这样做,因为通胀看起来更可持续,它导致工资和价格螺旋上升的风险会比预期更快一些。”

英国央行也预计价格会大幅上涨,这表明通胀率可能会继续高于此前的预测(2022年大部分时间通胀率都在4%以上)。咨询公司Heteronomics创始人菲利普•拉什(Philip Rush)表示,英国央行此前会议纪要中有明显的“鹰派偏见”。因此,多数经济学家将央行的话视为他们将在2月份开始加息的信号,这一日期不太可能延续到11月份。

与美联储一样,英国央行的基调同今夏早些时候大不一致,当时两家央行在考虑收紧政策之前都设定了需要克服的重重障碍。

而欧元区则面临其他问题,它有较低的通货膨胀率和100万人失业等更棘手的难题。欧洲央行主席拉加德重申,通胀是“暂时的”。当瓶颈被解决时,前景“正常运转”。但她也表示,能源价格高企仍是一个长期问题,经济成长和通胀复苏速度快于欧洲央行的预期。

拉加德的保证与本周欧央行的一位副主席说法并不完全一致。Luis de Gindos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在线采访时表示:“未来存在更大通胀压力的风险,”特别是如果期的通胀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能源成本上涨的支撑,导致工资需求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