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可以预防的肿瘤,宫颈癌因为HPV疫苗的出现拥有了可以消除的机会。

11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启动了加速消除宫颈癌的全球战略,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194个成员首次一致承诺消除宫颈癌。

“如果要达到消除这个目标,肯定要把HPV疫苗作为最主要的手段纳入进去。目前中国宫颈癌防控策略只有筛查,属二级预防,覆盖率比较低,现在正在努力提高。” 12月22日,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流行病学研究室主任赵方辉在“HPV疫苗与宫颈癌防控”的全球健康与创新传播系列研讨会上表示。

WHO启动的“加速消除宫颈癌全球战略”,强调了消除宫颈癌的三个关键措施:一个是HPV疫苗接种,二是筛查,三是治疗。同时战略也设定了三个2030年的指标,包括到2030年要求所有国家达到15岁之前的女孩有90%HPV疫苗接种覆盖率,70%的妇女至少在35和45岁时分别接受一次高精度的筛查,另外宫颈癌与癌前病变患者有90%的治疗覆盖率。

这三个指标奠定了要达到这个战略,并最终消除宫颈癌这个美好愿景的关键指标。

但作为消除战略的三大措施之一,中国尚未启动第一步:疫苗接种的一级预防。

HPV疫苗可致发病率下降90%

在宫颈癌防控中,一级预防具有重要价值。

宫颈癌是世界上对女性来讲最致命的癌症,每年导致27万多例死亡,其中85%发生在发展中国家。

根据WHO发布的数据,2019年,全球宫颈癌新发病例569847例, 死亡病例311365例。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宫颈癌发病率几乎是高收入国家的两倍,死亡率是高收入国家的三倍。

WHO警告,如果不采取进一步行动,预计2018年至2030年期间每年新增宫颈癌病例将从57万例增加到70万例,而每年死亡人数预计将从31.1万例增加到40万例。

对于中国来讲,宫颈癌同样是我国女性第一大恶性肿瘤。根据2019年数据,我国宫颈癌新发病例106430例,死亡病例47739例。

这也使我国成为不折不扣的宫颈癌高负担国家。据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群医学及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乔友林介绍,无论是发病率还是死亡率,近年来宫颈癌还在持续上升,发病年龄还在不断提前。

虽然宫颈癌也属于癌症,令人庆幸的是,宫颈癌又是当今世界唯一一个可以得到“消除”的癌症,这源于可预防宫颈癌的HPV疫苗的出现。

但这份庆幸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因为疫苗接种率极低,使得宫颈癌依然是威胁我国女性健康的一大杀手,每年有近5万名女性因它失去生命。

“有些肿瘤我们没有办法,但宫颈癌是可防可治的。通过将HPV 疫苗纳入免疫规划,部分国家HPV感染率和宫颈癌前病变的发病率下降幅度高达90%。”乔友林表示。

其实我国政府早已重视到宫颈癌这一威胁女性健康的罪魁祸首。2009年,卫生部和妇联牵头启动了农村妇女“两癌”检查项目,免费为农村适龄妇女进行宫颈癌和乳腺癌筛查。

“目前中国宫颈癌防控策略只有筛查,还没有将疫苗纳入免疫规划,疫苗接种比例还比较低,这也是我们将要努力的方向。”赵方辉表示。

HPV接种率不足1%

早在2006年,全球第一支HPV疫苗就上市了,而中国直到2016年才能接种到HPV疫苗。乔友林回顾这一进展感叹道:“与国际上相比,中国疫苗上市晚了10年,这10年也使得一代人失去了最佳的预防免疫预防接种的机会。”乔友林呼吁,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疫苗上市,为广大的妇女提供健康保障。

如今,HPV疫苗终究还是来了,但接种率并没有达到期许。

IQVIA(艾昆纬)大中华区卫生经济与真实世界研究负责人谢洋博士在会上分享了一组数据:上海9~15岁女性里,HPV疫苗接种率在千分之一到千分之六的水平,而美国2018年 ,13~17岁的青少年女性当中,接种二剂次或者三剂次 HPV 疫苗比率超过一半,也就是说,即便以上海的接种率水平去跟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差距仍非常大。

“上海是这样,全国范围内覆盖率更低了。”赵方辉说。

没有HPV疫苗的时候,公众出现了“打飞的”去境外接种的现象,当HPV来到身边时,却没有得到想要的效果。

这个现象的出现,有多种因素导致。首先是对疫苗认识不够、价格过高,是导致我国HPV疫苗接种率低的重要原因。

除此之外,HPV 疫苗接种面临的另一尴尬处境是疫苗短缺。近些年,HPV疫苗“一苗难求”的情况常常见诸媒体,不少女性甚至为打疫苗远赴海外,经济和时间成本大大增加。

据谢洋介绍,如将 HPV 疫苗纳入免疫规划,向9~15岁的人群进行接种,粗略估算,这将是5300万人的规模。而16~45岁适龄女性大约2.8亿人。如果自费市场按照10%~20%的覆盖率,计算下来需求量在1.7亿支~2.6亿支规模。

面对这么大规模的需求量,产能就成为了HPV疫苗大规模接种的一大门槛。我国从2017年到现在三年间,总批签发量共2900万支,距离需求还有1.5亿~2.3亿支的缺口。

随着国产HPV疫苗的上市,“一苗难求”的局面或被打破。2020年1月,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首个国产双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商品名为“馨可宁”)的上市注册申请,这也意味着中国成为全球继美国和英国后第三个成功研发生产HPV疫苗的国家。国产疫苗入局将有效缓解HPV疫苗缺口,大大提升HPV疫苗的产能。

谢洋还介绍,截至2020年12月,国产二价疫苗中,I期临床有3个,II期临床有4个,III期临床有5个,九价疫苗中,有6个在做III期临床研究,接下来两到三年里面还会有新的国产HPV疫苗上市。

当HPV疫苗量不成为问题的时候,适龄人群如何获得这个疫苗,仍需要政府给予更多引导。

虽然我国目前国家层面尚未将HPV疫苗纳入免疫规划,但部分地区已经出现了先行者。2020年8月1日,鄂尔多斯市将准格尔旗作为试点,正式启动HPV疫苗免费接种项目,为13~18岁女性免费接种二价HPV疫苗,成为全国首个政府免费接种HPV疫苗的地区。

据鄂尔多斯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刘郑介绍,鄂尔多斯是宫颈癌、乳腺癌高发地区之一,因此鄂尔多斯在当地开展“两癌”筛查的基础上,增加了HPV疫苗接种这一惠民工程。当地政府通过开展接种前培训、接种意愿调查、设置接种门诊、接种知识宣传、政府带量采购等等一系列工作,保障了接种试点项目的顺利进行。目前,试点的准格尔旗适龄女性 HPV 疫苗接种率已达到8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