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尝试打开支付宝和微信上的蘑菇租房小程序,发现支付宝已下架相关小程序,微信小程序则还能进入蘑菇租房界面。但租客与房东们均反映,时只用支付宝交租和提现。

支付宝相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回应称:对于支付宝台上的第三方小程序,支付宝作为支付通道,全程不接触资金。

2月5日,一家与蘑菇租房有合作关系的公寓相关人士透露,蘑菇租房客户遍及全国,据与蘑菇租房有业务往来的房东自发统计,目前牵涉资金已超过3000亿,由于联系不上蘑菇租房管理层,这笔钱至今去向不明。

蘑菇租房的商业模式主要是收取租金管理服务费,房东把房源都录入到蘑菇系统里,蘑菇租房一般会收取租客千分之三的手续费,房东方则按照房源数量支付服务费。支付方式为“D+1”天,租客把租金打到蘑菇租房账户,可以立即提现,一个工作日内到账。2020年下半年开始出现提现难到账的情况。

据了解,前述某公寓运营商把手中200多套房源的租金收取业务放到“蘑菇租房”,开了多个账户,每个账户每年需支付给“蘑菇租房”6000元左右服务费,“蘑菇租房还有其他收费,比如合同条数用完了需要另外购买,短信提醒没了,也需要购买”。

蘑菇租房已运营6年,此前一直运营顺畅。自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房东们发现租金提取到账时间变长,陆续更换台或者通知租客改为线下支付。到了2021年1月中旬,蘑菇租房拖欠租金问题爆发,不少已退租的租客也拿不回押金。深圳青沐公寓有2020年12月已经退租的租客被通知:押金在3月才能退还,也有租客还没有退租,却被房东赶人。

此前有蘑菇租房相关人士透露,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蘑菇租房事件,股东方也高度关注,管理层要召开董事会,商讨全盘解决方案,并汇报有关部门,待各方确认后才能正式进入实际解决流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月2日,蘑菇租房已被勒令停业做资产清算。但马晓军在2月4日凌晨发文中并没有谈及公司债务情况以及是否要清算的问题,只强调公司出现资金问题,支付系统先关闭,管理层不会离开上海,此前有一笔数千万的融资款没有到位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核心信源了解到,蘑菇租房有部分参与运营的员工,也在等待公司处理完债务问题后再处理他们的离职手续等事宜。

截至记者发稿时止,“蘑菇租房创始人马晓军、联合创始人龙东手机均处于正在通话状态。

2月4日下午,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等十部门正式印发《关于进一步整顿规范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实施意见》。文件为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提出了九条规范的意见。短短四天时间内,北京、上海、深圳已相继发文整顿住房租赁市场秩序。

上海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分析认为,租赁市场是住房体系中重要构成部分,尤其去年长租公寓出现暴雷,对业主和租客造成影响。而长租公寓在收租过程中有高租金收房,扰乱市场秩序。通常农历新年后就是租赁旺季,在此时间点上出台相应政策有助于规范租赁市场,保护市场各方权益。

卢文曦认为此次上海发布的租赁市场政策有三大看点:

1、严控租金贷。原则上不新增租金贷,对于已经开展租金贷业务的机构到2022年底贷款金额调整到占企业租金收入比例15%以下。也就是说,现在没有开展相关业务的公司,今后也不能开展了,今后新成立的长租公寓企业也不能开展这项业务。而市场中已经开展这项业务的公司,一方面要压缩规模,另一方面资金池要受到监管。租金贷是市场矛盾最为突出的点,有关部门缺少对企业形成的资金池管控,万一遇到风险企业一走了之,风险留给其他人。

2、明确收取租金周期。“不得强迫或以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承租人一次支付超过三个月的长周期租金。”以往租房子“付三压一”是约定俗成,碰到优质房源或者强势房东,可能会一下要更长时期的租金。现在有了明文规定,对于房东和租客在实际操作中有政策依据,最大限度保护租客利益。

3、加强信息发布管理。这次提出的要求非常具体,并且有操作比如“撤销委托的房源信息应该在2个工作日内从各种渠道撤销”。信息发布是重要环节,不能误导消费者,不能传递错误信息,这次继续强调,对后续工作开展有指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