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央行逆回购操作不断,通过“7+14”长短结合灵活搭配,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2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2021年以来,央行每个工作日均开展了逆回购操作,并自1月下旬起加大了投放量。在业内人士看来,央行此举旨在满足春节前和春节期间的流动需求,控制投放规模,则是保持流动“不缺不溢”。在保持大额逆回购的基础上,鉴于年前增量的现金需求明显少于往年,因此今年年前没有太大必要开展定向降准和临时流动补充工具。

保持流动“不缺不溢”

2月8日,央行官网发布消息称,今年春节前居民提现需求明显少于往年,同时节前财政支出增加较多。为维护春节前流动稳,2月8日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100亿元逆回购操作,期限7天,中标利率为2.2%。

鉴于有1000亿元逆回购到期,2月8日央行实现净投放100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21年以来,央行每个工作日均开展了逆回购操作,主要以7天期逆回购为主,其中,1月大多为20亿元、50亿元、100亿元不等的小额操作,而自1月27日起,央行重新开展千亿元大额逆回购操作,以维护银行体系流动合理充裕。

除了7天期逆回购外,2月4日央行重启了今年以来首次14天期逆回购操作,此后,2月5日、2月7日连续两日继续开展,三次操作金额分别为1000亿元、1000亿元、500亿元。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看来,央行开展14天期逆回购操作,使得投放资金不至于在春节前到期,旨在满足春节前和春节期间的流动需求。“尽管净投放规模并不大,期限拉长的操作还是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央行呵护市场流动的政策意愿。当然这也并非是为了向市场投放增量资金,而是维持流动在合理水。”陶金进一步补充道。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同样指出,临春节,央行适度加大资金净投放,稳定市场资金面。但从净投放量看,央行操作谨慎。一方面与2020年相比,2021年2月公开市场操作工具到期的量相对不大,同时,国内鼓励就地过春节,春节前后取现的需求可能较往年减少。因此,尽管央行操作量不及去年,但春节前后资金面稳无虞。

陶金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短期看1月下旬以来的公开市场操作规模明显较前期加大,今年春节前夕的操作,主要是为了满足短期内的现金需求,流动政策的基本逻辑依然与2020年底相,即在避免流动大幅收紧的底线之上,控制投放规模,保持流动“不缺不溢”。

资金面最紧时期已过

多个工作日加强逆回购操作后,市场资金面明显转松。数据显示,2月7日,央行实现净投放后,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隔夜下行33.6个基点,此前一度高企的14天期利率也有所下行

2月8日,7天期Shibor利率下行0.8个基点至2.341%,14天期Shibor利率继续下行0.6个基点至2.762%。不过,隔夜Shibor再度上行33.3个基点至1.906%。

尽管隔夜利率上行,但相较1月底,市场资金面目前已渐显暖意。数据显示,此前的1月29日,隔夜Shibor上行25.8个基点报3.282%,7天期Shibor高达3.071%,14天期Shibor曾高达3.798%。

陶金认为,当前市场流动处于合理充裕状态,预计1月底的资金利率飙升情况很难再出现,这也有赖于央行继续维持底线之上的合理规模流动投放。尤其是在年后银行金融市场业务和信贷业务重新开张并试图完成季度业绩的时候,央行流动的投放规模至关重要。

“从往年资金面波动与央行操作规律看,资金面最紧时期已过,节后陆续有部分逆回购操作到期,预计央行将相机抉择进行对冲,确保流动稳,整体看,公开市场操作延续稳字当头,但操作上保持灵活。”周茂华如是评价道。

降准可能偏低

针对后续货政策,2月3日,央行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中国金融》曾发文提到,做好2021年货政策工作,重点是要深入理解稳健货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的取向,具体包括稳字当头、灵活调整、操作精准以及量价合适,既要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也要避免“大水漫灌”。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未来货政策走向将依然坚持不急转弯。

正如陶金所称,后续,信用层面依然会保持一定的信用扩张速度,这是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要继续下降的政策目标所要求的。信用收缩速度的缓慢也进而要求流动不能快速收紧,而要保持一定的每日投放规模。

他进一步补充道,“年前仅有两天时间,当前银行体系流动处于合理状态,但两日仍有1800亿元逆回购到期,因此仍有必要进行一定量的流动投放。在保持大额逆回购的基础上,鉴于年前增量的现金需求明显少于往年,今年年前没有太大必要开展定向降准和临时流动补充工具”。

周茂华则称,接下来货政策需要衡稳增长和防风险,并兼顾内外衡,国内经济复苏态势整体良好,货政策回归常态是大方向,但在国内需求恢复正常前,尤其欧美经济处于复苏起步阶段,无限量宽松货政策持续,国内货政策将保持稳。同时,为避免过度宽松流动出现泡沫,央行将更倚重结构工具、精准调控,从经济逐步恢复正常、国际收支保持衡及考虑全面降准的信号意义过强,年内全面降准的可能偏低,但定向结构降准仍在工具箱中,要视小微企业、制造业等实体经济薄弱环节的恢复情况。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