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供不应求 加剧通货膨胀

本报驻阿根廷、美国、新加坡特派特约记者姚明峰吴倩辛斌●柳玉鹏

新冠疫情影响,全球多种粮食价格持续上涨,带动多国通胀加剧、“食品篮子”价格飞涨。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称,2月世界粮食价格连续第9个月上涨。一方面,全球多国从保障粮食安全的考虑出发、增加采购的趋势在扩大,粮食供不应求。另一方面,部分粮食出口国收紧粮食出口,造成全球粮价上涨。在此背景下,无论是粮食进口国还是粮食出口国,都对粮食问题提高警惕。

粮食出口大国也没躲过去

“俄罗斯面临食品短缺威胁。”俄罗斯《独立报》22日以此为题报道称,尽管俄罗斯是全球粮食出口大国,但俄罗斯去年食品价格依然上涨。俄罗斯国内的糖、蛋、肉和葵花籽油的价格去年上涨10%。在居民收入减少的背景下,食品价格上涨意味着俄普通家庭的生活水在普遍下降。

而在另一个粮食出口大国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头,不少面包店在结束营业之前,门口都会排起长队,失业民众等待领取卖剩的面包。阿根廷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阿根廷经济去年萎缩10%,2021年1-2月的通货膨胀率均达到8%。通胀拉抬使得食品价格大涨,自去年下半年以来,阿根廷水果的均价格增长高达228%,土豆价格增长114%,肉类均价格增长103%。

食品价格上涨问题也影响到发达国家。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现在有1/8的家庭缺乏食物。另据欧洲食品银行联合会称,整个欧洲对食物帮助需求增长30%。

在90%以上粮食都依赖进口的新加坡,今年以来,大多数食品价格都出现上涨。1月份,新加坡的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5%,是去年3月以来的最低涨幅。据《环球时报》驻新加坡记者观察,主要食品价格过去一年基本都在涨,特别是蔬菜,因为疫情和邻国马来西亚的自然灾害,波动比较大。实际上,从去年疫情初期开始,新加坡就频频出现抢购事件。记者接触的新加坡人有不少表示,“不是怕没什么吃的,而是怕不断涨价”。

背后原因

粮食出口国实施出口限制,部分造成世界粮价上涨。俄《独立报》22日称,由于国内的粮食价格暴涨,为了增加本国供应,稳定价格,俄罗斯加强了出口征税。从今年2月份起,俄开始对部分粮食出口实施配额,并提高出口关税。俄经济学家捷尔诺夫斯基表示,对于俄罗斯专业化生产的主要产品来说,出口不会对国内消费构成威胁。“我们生产的小麦和葵花籽油是国内消费量的2倍。”他说,从长远来看,俄提高出口关税会影响国内生产者的积极,从而可能造成商品短缺,这对居民和整个国家经济来说是糟糕的。俄罗斯是小麦最大的生产国之一。如果俄减少出口,国外市场会逐步被其他国家占领。

疫情期间一度收紧大米出口的越南,现在却紧紧抓住全球粮食上涨的机会。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越南产大米价格创出9年来的高点。美国农业部的统计显示,2020年越南的大米出口量为617万吨,超过出口量下滑的泰国,跃居世界第2位。另据调查公司Refinitiv统计,越南产的大米出口价格2月上旬达到每吨512.50美元,创出2011年12月以来的高点,目前也徘徊在约507美元的高位。

解决办法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和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去年11月联合发布的《严重粮食不安全热点地区早期预警分析》表示,冲突、经济衰退、气候极端事件和新冠疫情几大不利因素叠加,导致粮食不安全状况紧急阶段不断逼。从全球来看,共有20个国家和局部地区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状况进一步恶化的风险。

实际上,新冠疫情未在全球蔓延之前,新加坡就开始制定粮食应急计划。2007年,全球发生粮食价格危机,短短一年内,粮食价格上涨40%,引起世界恐慌。高度依赖粮食进口的新加坡,从那时起就规划全面的粮食多元计划。目前,新加坡从180多个国家采购粮食。以蛋类为例,新加坡就预先开发进口来源,能够从丹麦、日本、美国等多国进口。

阿根廷农业部也正在寻求既确保国内粮食供应、又不用禁止出口的办法,来衡食品价格上涨和维护农民利益的关系。此前阿根廷政府曾试图限制玉米出口,但遭到农民激烈反对,认为政府干预市场将影响农民收益。作为阿根廷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出口市场,阿根廷将继续保持对华粮食和肉类等农产品出口。本月初,阿根廷生产发展部举行阿根廷对华生产合作计划启动仪式,鼓励阿根廷企业拓展中国市场。有专家称,农产品出口是阿根廷政府重要收入来源,保持对华出口有利于促进阿根廷经济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