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华中,业绩始终在末尾晃来晃去。

古井贡酒作为中国老八大酒企之一,一直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

它虽号称历史悠久,起源于明代正德十年,甚至渊源可追溯至公元196年,曹操将家乡亳州产的“九酝春酒”和酿造方法进献给汉献帝刘协。

但名声响亮的它,却如同汉献帝般,尽管头衔很高,然而始终没有“主公技”。

迄今为止,古井贡酒征途仍在路上,且似乎已愈发艰难。

沉寂十年,迎首次扩产浪潮

日前,在一众酒企扩产浪潮下,古井贡酒也加入了其中。

7月20日晚,古井贡酒公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结果,公司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为50亿元,减除不含税发行费用之后,募集资金净额约为49.54亿元。

据了解,这既是公司1996年上市至今,对外募集最大的一次手笔,同时也是公司沉寂数十年来的首次募集,其重要不言而喻。

图片

古井贡酒也曾表示,公司处于白酒竞争激烈的安徽省,省内白酒生产企业众多。此外,随着年来四川、江苏等区域的白酒企业对公司现有市场的不断渗透,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公司若不能及时应对市场环境变化,市场占有率和盈利能力将存在下降的风险。

显然,即便50亿元定增落地,最终能否助推古井贡酒业绩增长,却仍充满未知。

全国拓展受阻,营收规模占位靠后

对于古井贡酒来说,业绩疲软与公司一直无法大步踏出华中地区不无关系。

年来,古井贡酒在华中地区的营收占比始终维持在约90%,压根就无法大步跨过关卡,从地方区域名酒晋升为全国白酒品牌。

2020年,“古井贡”虽以1971.36亿元的品牌价值继续位列安徽省酒企第一名,但其全国拓展却远远不及预期。从目前来看,公司花重金收购的黄鹤楼酒业不仅未完成业绩目标,反而成为了“拖油瓶”。

时间拉回到2016年,古井贡酒耗资8.16亿元,收购了湖北省酒企黄鹤楼酒业51%股权,意图借此打开省外市场。

截至2020年,古井贡酒在国内已上市的18家酒企中营收规模排在第七位,与排名在公司前一位的山西汾酒营收差距已由2018年的7.58亿元扩大至36.98亿元。

更为讽刺的是,与营收规模占位靠后相比,古井贡酒在行内的销售费用率支出,长期排行第一。

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为31.21亿元,销售费用率高达30.31%,这一水要远超同在百亿阵营的山西汾酒(16.27)、泸州老窖(18.56%)、洋河股份(12.34%)等酒企。

比所有人都高的销售费用支出,却换不来一个满意的营收规模排位,可想可知,在中国白酒行业的激烈竞争中,古井贡酒是有多么的憋屈。

众人皆知,汉献帝刘协虽贵为天子,但其一生均躲不过被人操纵的命运。那么,随着自带中国老八大名酒光环的古井贡酒步步衰败,等待它的命运又将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