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晖系掌门人卢建之跌落,其投资伙伴欧阳少红即将上位,接盘华民股份(300345.SZ)控制权。

8月15日华民股份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建湘晖鸿将发生股权结构变更,建湘晖鸿的股东桃源湘晖计划将其所持建湘晖鸿60%股权以6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欧阳少红。交易完成后,欧阳少红持有建湘晖鸿100%股权,接替卢建之成为华民股份实控人。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建湘晖鸿本是卢建之掌控的湘晖系旗下重要投资台,欧阳少红也是其重要股东。2019年末,建湘晖鸿从朱红玉家族手中受让华民股份(原名红宇新材)控制权,卢建之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欧阳少红成为副董事长。

入主后不久,去年10月份卢建之遭调查,并在今年5月份被公安机关逮捕,这使得正在布局新材料+智慧城市双主业的华民股份再次陷入僵局。

自2017年开始,上市公司已连续四年扣非净利润亏损,累计亏损金额达到2.88亿元。2020年,华民股份1.49亿元的营业收入中,除新材料之外的智慧城市研究院设计方案的收入金额仅为30.99万元。

在副董事长欧阳少红的执掌下,华民股份的双主业发展能否有新的转机?

卢建之被捕其合作伙伴临危上位

欧阳少红本就与卢建之共同为华民股份控股股东建湘晖鸿的创始人。

华民股份原为红宇新材,2019年3月,建湘晖鸿受让红宇新材原实控人朱红玉、朱明楚所持公司1.16亿股股票所涉及的表决权,占公司总股本的26.17%,并与朱红玉及朱明楚结成一致行动关系,实际支配红宇新材表决权股份合计1.2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57%,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根据建湘晖鸿的股权结构,桃源湘晖和欧阳少红分别持有建湘晖鸿60%、40%股权,湖南华民资本集团持有桃源湘晖80%股权,且卢建之持有前者90%股权。因此,卢建之作为建湘晖鸿的实控人,最终也成为了上市公司的实控人、董事长,欧阳少红担任上市公司副董事长。

2020年7月,红宇新材正式更名为华民股份。然而三个月后,华民股份披露,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卢建之因涉嫌职务犯罪被长沙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留置,公司随即改选熊猛担任公司董事长。

今年5月份华民股份再次披露进展,公司从卢建之家属处获悉,经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卢建之因涉嫌受贿罪被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执行逮捕,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实控人被调查已有十个月时间,在此情况下,作为卢建之的合作伙伴,欧阳少红出手全面接盘华民股份。

根据华民股份8月15日公告,建湘晖鸿的股东桃源湘晖计划将其所持建湘晖鸿60%股权转让给欧阳少红。交易完成后,桃源湘晖将不再持有建湘晖鸿股权,欧阳少红持有建湘晖鸿100%股权,上市公司实控人由卢建之变更为欧阳少红。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彼时,建湘晖鸿从朱红玉家族手中取得上市公司控股权,股份交易总价约为8.53亿元。在本次交易中,由于仅涉及到建湘晖鸿的股权结构变动,欧阳少红仅需耗资6000万元,就取得了建湘晖鸿全部股权,并以此实现了对华民股份的控制。

但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11月,建湘晖鸿将其所持上市公司8825.91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质押给财信信托,用于担保其向财信信托申请的信托贷款。

此后,因桃源湘晖与佳沃食品发生合同纠纷,佳沃食品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法院已经冻结桃源湘晖持有的建湘晖鸿30%股权。

公告显示,上述被冻结的股权将在股份转让协议生效后,由欧阳少红通过提供保全置换担保等方式协助解除冻结。冻结解除后,双方共同完成剩余30%股权的过户登记手续。

扣非连亏四年双主业布局未见成果

曾经的湖南本土资本大鳄入主,并未能改变华民股份已经衰败的经营业绩。反倒是湘晖系麻烦缠身,掌舵人被抓,使得华民股份的转型之路再次蒙上一层阴影。

在卢建之入主之前,彼时还名为红宇新材的上市公司主营新材料业务,主要包括耐磨材料领域和金属表面改技术领域。2012年上市后,公司连续三年净利润下滑,由2011年的5790.97万元降至2014年的1130.89万元,2015年短暂回升,2016年再次跌落,并在2017年首次亏损。

2017年和2018年,上市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1亿元、1.05亿元,净利润分别亏损0.5亿元、2.85亿元。

2019年,红宇新材原创始人朱红玉家族退出控制权,此时因“倒壳”万福生科而名声大噪的卢建之再次染指创业板壳资源,取得红宇新材实控权。

在卢建之和欧阳少红的推动下,2019年上市公司开始布局双主业,加速转型。2019年11月,上市公司就推出了资产重组方案,拟作价6.31亿元收购铂睿智恒75%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2.7亿元。其中,卢建之控制的华民集团认购不低于9000万元。

此次交易对于红宇新材而言,为跨界收购。资料显示,铂睿智恒成立于2014年12月,属于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

去年3月份,此次收购以失败告终。一个月后,公司推出定增方案,计划向桃源湘晖和建湘晖鸿定增募资5.43亿元。此后的7月份,上市公司正式更名为华民股份。随着卢建之被抓,公司的定增计划也泡汤。

不过,去年华民股份还是以231.47万元完成了对湖南新型智慧城市研究院66%股权的收购,努力开拓智慧城市新业务,但从财务数据来看目前收效甚微。

数据显示,2019年和2020年,上市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3亿元、1.49亿元,净利润4796.95万元、516.49万元,但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157.34万元、-970.02万元,且连续四年均为亏损状态,累计亏损金额达到2.88亿元。

年报显示,2020年湖南新型智慧城市研究院对于华民股份的业绩影响为-33.17万元。据华民股份的年报问询回复函,2020年公司1.49亿元的营业收入中,智慧城市研究院设计方案的收入金额仅为30.99万元。

今年一季度,随着疫情影响的逐步消退,新材料业务复苏,报告期内华民股份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3968.26万元、净利润425.77万元、扣非后净利润306.25万元,同比分别增长75.68%、272.82%、191.42%。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蔡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