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有多家上市公司股票的开开实业(600272),如今要清仓了。9月7日晚间,开开实业披露公告称,公司拟择机出售股票资产,目前持有甘咨询、上海银行、爱建集团、新华传媒4家境内A股上市公司流通股,合计初始投资成本约为1166.66万元。北京商报记者计算发现,目前开开实业所持上述4家公司股份对应市值合计约为6935.47万元,较初始投资成本浮盈5768.81万元,赚5倍。对于上述资金用途,开开实业董秘办公室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将投入公司大健康产业。另外,9月7日晚间,开开实业还对外披露了一则购置房产公告,拟斥资不超2.5亿元收购控股股东上海开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开集团”)旗下两处房产,此举也是为了拓展公司医疗板块业务布局。

浮盈5768.81万元

9月7日晚间,开开实业表示,公司拟在适当时机以不低于初始投资成本的价格通过二级市场交易出售公司及所属子公司持有的境内A股上市公司流通股股票

据了解,开开实业及所属子公司目前持有的境内A股上市公司流通股包括甘咨询、上海银行、爱建集团、新华传媒。其中,上海银行股票由上海开开百货有限公司持有(以下简称“开开百货”),开开百货股东分别为上海开开制衣公司(以下简称“开开制衣”)、开开实业,两者分别持有开开百货60%和40%的股份,而开开实业100%持股开开制衣,因此开开制衣也是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

开开实业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持有的甘咨询、上海银行、爱建集团、新华传媒股票,初始投资成本分别约为1054.2万元、92.02万元、14.02万元、6.42万元;对应的持股数量分别约为623.79万股、148.95万股、9.65万股、11.88万股。

经北京商报记者计算,开开实业所持上述4家公司股票初始投资成本合计约为1166.66万元。

而截至9月7日收盘,甘咨询、上海银行、爱建集团、新华传媒股价分别报9.13元/股、7.5元/股、7.38元/股、4.37元/股,按照623.79万股、148.95万股、9.65万股、11.88万股的持股数量来计算,开开实业所持上述4家公司股份对应的市值分别约为5695.2万元、1117.13万元、71.22万元、51.92万元。

经计算,开开实业所持甘咨询、上海银行、爱建集团、新华传媒股票目前已分别浮盈4641万元、1025.11万元、57.2万元、45.5万元,分别赚4.4倍、11.14倍、4.1倍、7.1倍。

合计来看,开开实业目前所持上述4家公司股份对应总市值为6935.47万元,已较1166.66万元的合计初始投资成本浮盈5768.81万元,赚4.94倍。开开实业表示,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相关新金融工具准则等有关规定,公司将所持境内A股上市公司流通股股票指定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采用“其他权益工具投资”科目核算。公司此次出售股票交易,不影响公司当期利润及期后利润。

纵观上述4家公司,除了上海银行之外,剩余3家均系资本市场的老牌企业,甘咨询、爱建集团、新华传媒分别在1997年、1993年、1994年登陆A股。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于上市公司而言,适时出售所持获利股票有利于提高公司资产流动及使用效率。

对于此次交易目的,开开实业也在公告中表示,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结构,满足公司未来发展的资金需求。针对此次资金具体用途,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开开实业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将投入公司大健康产业发展。

斥巨资购置房产

作为一家“医药+服装”双主业上市公司,开开实业更为注重公司医药板块发展,持续不断加码医疗。

9月7日晚间,开开实业还披露了一则购置房产公告,公司及全资子公司上海雷允上药业西区有限公司拟分别向公司控股股东开开集团购置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武定路、江场西路两处房产,开开集团已取得上述两处房产的产权证,房产面积分别为4013.7方米、3668.76方米,经有证券期货业务从业资格的资产评估机构预评估,上述房产预评估价分别为1.4亿元(含增值税)、1.1亿元(含增值税),合计最终成交价格将不高于2.5亿元。

股权关系显示,开开集团持有开开实业26.51%的股份,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开开实业表示,本次关联交易拟购置房产资金为公司自有资金,不会对公司经营现金流产生重大影响,对公司日常经营及财务状况不会产生重大影响。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开开实业账上货资金约为2.34亿元。

对于此次大手笔购置房产的目的,开开实业也表示,为全面推进公司“大健康”战略,落实医药、医疗、医养三轮驱动发展策略,拟利用该处房产拓展医疗板块业务布局,探索开设自营医疗机构的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2.5亿元的大额资金投入,开开实业表示,公司拟投向的具体业务尚未确定。

医改专家魏子柠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内自营医疗机构的开设主要受外部环境、市场变化、行业政策、医生资源及消费惯等因素的影响,且需要经过严格的立项和政府审批流程,项目培育期较长,投资收益恐在短期内难以显现。

北京商报记者 马换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