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滞了1年多的出境游快要熬不下去了……A股出境游龙头决定“抱团取暖”。

6月29日早盘,众信旅游、凯撒旅业复牌后双双涨停。

其中,众信转债大涨30%,截至发稿,盘中二次临停。

出境游王炸?

A股两大出境游龙头耗资62亿合并

6月28日晚间,凯撒旅业、众信旅游双双披露公告:凯撒旅业拟以发行A股方式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吸收合并的定价基准日为2021年6月29日,每1股众信旅游股票约可以换得0.7716股凯撒旅业。

本次换股吸收合并中,凯撒旅业拟购买资产的交易金额为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的成交金额,为62.44亿元。

其中,凯撒旅业募资总额预计不超过17亿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支付中介机构费用及相关交易费用,其中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的比例不超过凯撒旅业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交易金额的25%,或不超过本次募集配套资金总额的50%。

交易完成后,凯撒旅业或其指定全资子公司将承继及承接众信旅游的全部资产、负债、业务、人员、合同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凯撒旅业因换股吸收合并所发行的A股股票将申请在深交所主板上市流通。预计凯撒旅业的控股股东及实控人不会发生变化,以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上限测算,凯撒世嘉及其一致行动人预计持股12.16%,海航旅游及其一致行动人预计持股10.97%,众信旅游实控人冯滨预计持股凯撒旅业8.98%。

另外,交易将赋予凯撒旅业异议股东收购请求权,凯撒旅业异议股东收购请求权价格为本次吸收合并的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的凯撒旅业股票交易均价,即8.93元/股。交易还将赋予众信旅游异议股东现金选择权。

对于人员安排,交易预案显示,按照“人随资产走”的原则,众信旅游截至交割日的全体在册员工将由凯撒旅业或其指定全资子公司接收,并与凯撒旅业或其指定的全资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众信旅游作为用人单位与其截至交割日的全体在册员工之间的权利和义务由凯撒旅业或其指定的全资子公司享有和承担。

业内人士认为,疫情过后,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可能会迎来一个巨大的获利期。两家企业合并之后,将占有出境游市场上接垄断的渠道份额。

两家公司2020年合计亏损超20亿

业绩方面,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众信旅游和凯撒旅业的全年营业收入分别达到126.77亿元和60.3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861.17万元和1.26亿元。

受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旅游企业出境游业务全面停摆,这也令凯撒旅业与众信旅游遭遇“当头一棒”。据年报,凯撒旅业2020年总营收同比下滑超七成至16.15亿元,净亏损6.98亿元;众信旅游营收下滑87.63%至15.9亿元,净亏损14.8亿元。

今年一季度情况也未能好转,一季报显示,凯撒旅业实现营业收入2.4亿元,同比下滑67.91%;净利润亏损9409万元,较上年同期亏损程度有所增加。

众信旅游则在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517万元,同比下降92.54%;净利润-7463.7万,上年同期为-2906.2万元,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

业内人士认为,疫情痛击下,两大龙头旅行社决定抱团。在业内看来,二者刚好可以实现互补。

资料显示,众信旅游为国内最大出境游批发商之一。2019年,众信旅游出境游批发业务营收89.92亿元,占总营收比重达71.24%,毛利率仅8.18%;出境游零售营收23.58亿元,占总营收比重18.68%,位居第二,毛利率13.2%。截至2019年年末,众信旅游代理客户超2000家,开业零售门店751家。

凯撒旅业则擅长零售,业务布局也更为多元,涵盖航空铁路配餐及服务、旅游零售批发等。2019年,凯撒旅业旅游零售营收35.26亿元,占比58.41%,毛利率为15.7%,高于众信旅游。

但在营收规模上,凯撒旅业不及众信旅游。2017年-2019年,众信旅游营收均在百亿元以上,凯撒旅业在60亿元-80亿元。

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凯撒旅业资产负债率约73.04%,众信旅游资产负债率79.05%。

京东、阿里已入股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京东和阿里分别入股了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

去年五一前,京东4.5亿入股凯撒旅业,成为凯撒旅业持股5%以上的股东。京东利用线上台的渠道资源促进凯撒旅业拓展市场空间,凯撒则利用其线下门店优势,与京东探索“互联网+门店”的营销模式。该战略合作协议的有效期自协议生效之日起两年。

此后京东将其持有的全部途牛股份转让给凯撒。

而在去年“十一”前,阿里3.85亿入股众信旅游,约占众信旅游总股本的5%,从线上线下层面展开大数据技术、品牌、系统管理、运营、采购、分销等方面的合作,并基于门店探索和推进“旅游线下新零售”商业模式。双方还将共同出资设立有限责任公司,从事旅游产品分销解决方案系统能力输出以及旅游产品分销台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