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市场大跌,不少基民苦不堪言。有一只产品——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简称大摩华鑫,下同)旗下大摩进取优选(000594.OF),来备受争议。

该产品是年内首只收益超30%的基金来的净值同样受创,但其引发投资者不满的主要原因却并非净值下滑,而是“换帅”,以及悄不声的重仓股大洗牌、投资领域和投资风格出现较大变化。股票基金调仓很正常,但“大摩进取优选”在一两个月内重仓股全部调换,让不少投资者直呼不理解。

引发这起争议原因,与其说是因为基金经理的能力,不如说是信息错位带来的心理落差。这也意味着“理财热”下,投资者、基金公司及基金销售机构还有很多需要磨合、改善的地方。

前十重仓股早已更换

基民骂声一片

期,公募基金2021年2季报纷纷出炉,千亿顶流张坤、刘彦春以及付鹏博、林英睿等明星基金经理的持仓都浮出水面。年初曾因压中化工股而名噪一时的大摩进取优选,也于7月20日公布了二季报。不过,与大部分基金产品仅调整部分持仓不同,大摩进取优选前十重仓股全部更换。

大摩进取优选也因此被诸多基民视为“化工基”,而忘了它本身并没有主题/行业标签。

不过,在此后化工股跟随指数调整的过程中,其净值也明显下跌。4月反弹后,该基金净值表现十分稳健。5月6日至7月20日2季报出炉,大摩进取优选复权单位净值下跌1.17%。但期间1季报重仓股中,只有玲珑轮胎、恒力石化和TCL科技下跌,第一大重仓股桐昆股份上涨17.5%,索通发展和南山铝业也上涨20%左右。

净值和重仓股表现的不匹配,让持有的投资者直呼看不懂,也有部分投资者猜测该基金已经持有很少甚至没有化工股了。甚至有投资者称该基金为盲盒。

大摩进取优选2021年2季报重仓股来源:大摩进取优选2季报

二季度“换帅”

风格大变

基金持仓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变动,跟今年4月“换帅”不无关系。

今年4月17日,大摩进取优选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新增大摩主题优选混合、大摩卓越成长混合在管基金经理缪东航,与原基金经理朱睿共同管理大摩进取优选。5月29日,大摩进取优选再发公告,原基金经理朱睿离任,原因是“个人原因离职”。

很显然,4月份新增缪东航为基金经理的操作只是过渡,最终目的是接替朱睿。

而从基金的实际表现来看,大摩进取优选在过渡期就已经将大部分持仓更换,此后的净值表现,与缪东航管理的大摩主题优选混合基本一致。

大摩主题优选混合2021年2季报重仓股来源:大摩主题优选混合2季报

从持仓可知,缪东航与朱睿投资风格大不相同。与朱睿重仓化工股不同,缪东航持仓更为均衡,而且专注于各行业或细分行业龙头。以大摩主题优选混合为例,浙江美大已经连续持有约30个月,万科A、迈瑞医疗、汇川技术、分众传媒也都几进几出,去年还曾重仓三一重工、美的集团、安银行等。

信息错位带来问题,如何解决?

事实上,缪东航和朱睿在2019年就有交集。

从履历上看,缪东航资历更老,从2017年1月和6月就先后担任大摩主题优选混合和大摩进取优选基金经理。而大摩进取优选则是朱睿离职前,管理的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基金产品,其2019年4月上任时,搭档正是缪东航。一年后的5月25日,缪东航离任,朱睿开始独当一面。

对于季报持仓的滞后,部分投资者也没有足够重视。当然,短期内将重仓股全部更换,也并不多见。对于部分投资者提出希望基金产品及时公布调仓的情况,大摩华鑫告诉独角金融,“根据相关法规要求,在发布基金定期报告前,基金公司不得披露调仓等非公开信息。”

北京中书律师事务所白硕律师也表示,该事件中,基金公司已经按规定披露了基金经理的更换。而基金经理调仓换股等操作,这在法律上属于合同赋予基金经理的权利。

那么更换基金经理所带来的投资风格的转变,进而对部分投资者形成的潜在风险是否在披露范围呢?白硕表示,如果基金公司认为可能对基金份额持有人权益或基金份额价格产生重大影响,这将作为重大事件,需要作临时信息披露。

大摩华鑫告诉独角金融,针对部分第三方销售台的客户提出的基金估值与净值波动的差异问题,公司制作了专题陪伴,解释了最新投资策略与一季报持仓可能存在差异的原因。同时,公司也发布了关于大摩进取优选新任基金经理缪东航的投资观点和策略,在主流媒体、公司多个自媒体台都进行了传播。

不过,从实际情况看,大摩华鑫的这些动作并没有被投资者所关注或重视。

基金公司能不能做得更多?

公募基金的主要目的是挣管理费,但能否为投资者带来更好的业绩和服务是必要途径。

投资理财越来越为人们所接受的当下,基金公司的竞争也更加激烈,马太效应凸显。而在所有的分类中,权益基金扮演了重要角色。

从最新的2021年2季报看,坐拥“公募一哥”张坤的易方达基金,在2季度末非货(货基金)管理规模已经超过1万亿。根据《中国基金报》,2季度末权益基金规模超1000亿的基金公司达到20家,而且排名靠前的公司,规模增幅也较大。而东财choice数据显示,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的总管理规模也才576.4亿元(2021年2季度末),差距巨大。

<img data-ratio="0.8481012658227848" data-s="300,640" data-="" data-cke-saved-src="https://cdn.yemacaijing.com/Uploads/Dimages/2021-07-30/b3a9129540012b2c1627611779.png " src="https://cdn.yemacaijing.com/Uploads/Dimages/2021-07-30/b3a9129540012b2c1627611779.png " "="" data-type="png" data-w="553" _width="553px" alt="图片" data-fail="0">

单位:亿元 来源:《中国基金报》

虽然不同投资风格在不同时期,所取得的成绩有差异,投资者的态度也会随之改变。但买基金很大程度上就是买基金经理,基金经理投资风格的转变,会极大影响投资者的持有体验。而信任建立起来很难,破坏却非常容易。

此次大摩进取优选“换帅”就是很直接的体现。从风格更激进的朱睿换为更偏稳健的缪东航,但在2季报出来之前,投资者更多还是依据朱睿的操作风格进行操作。因此,才会出现基金经理和基金持有人风险偏好的不匹配,进而引起投资者的不满。

如果可以在不违反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的情况下,做好充分的“风险揭示”或投资者教育,或许大摩进取优选会吸引更多适合的投资者,投资者也会对产品有更多耐心。如此,对基金公司和投资者都好。

从这个角度讲,产品收益和服务相辅相成。

你有购买基金吗?持有的什么产品?有什么样的心得体会?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