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一位蛰伏资本市场的幕后大佬,首度走至台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8月底,金字火腿(002515.SZ)披露了控股股东拟变更为宁波企业家、知名“牛散”任奇峰。

任奇峰入主金字火腿采用“股权受让+定向增发”模式。具体来看,任奇峰以9.93亿的价格,受让原控股股东巴玛合伙企业所持20.3%股份,同时以11.92亿认购上市公司新发行股份2.93亿股。交易完成后,奇峰合计持股比例达38.69%,成为金字火腿实控人。

为规避要约收购,任奇峰承诺发行完成后的36个月内不转让股份,目前金字火腿董事会已提请股东大会非关联股东审议同意任奇峰免于发出收购要约。

任奇峰受让股权的价格为5元/股,参与定增的价格为4.06元/股,以此计算,任奇峰本次收购的整体成本为4.44元/股。金字火腿最新收盘价5.1元,市值50亿。

值得注意的是,成为金字火腿控股股东,是任奇峰第一次走到台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年届50之际从幕后转至前台,资本商人任奇峰这次打得是什么主意?

“牛散”兄弟团

任奇峰为中国香港籍,2002年左右正式注册一家公司生产玩具等出口产品,目前主要做智能机器人和家用电器制造的业务,最几年因厂区搬迁获得高额补偿款后,将主要精力投放到股市上。

任奇峰在二级市场的足迹可以追寻到2009年,当年一季度跻身宁波富达股东榜单,后又出现在银亿股份、康强电子、乐通股份和先锋新材等多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任奇峰吸引资本市场广泛关注,还要说到其“扎营”已久的康强电子。

2011年,康强电子披露定增计划,最初的计划里康强电子拟发行5700万股,其中汇峰投资、任颂柳、任伟达,三方合计认购比例达90%。但由于汇峰投资、任颂柳临阵爽约,这项定增计划最终以任伟达认购630万股、康强电子元实控人郑康定认购570万股告终。

汇丰投资的实控人为任奇峰,任颂柳系任奇峰的配偶。该定增项目的保荐人之一是光大证券前保代竺勇,后者是泽熙投资的核心人物之一。

任奇峰弃购的理由也很明显。该定增计划最初签订时是2011年11月,最终启动时已经至2013年3月,增发价已高于市价。此时高价定增明显不如二级市场“抄底”划算。

当年6月,任氏家族通过二级市场增持,首次举牌康强电子,持股比例达5.057%,参与的主体包括任奇峰、任伟达、任贵龙、宁波汇峰电子科技、宁波沛瑞能源科技。任伟达、任峰杰与任奇峰为表兄弟关系,任贵龙为任奇峰的岳父,其他两家企业系家族成员控股。

2017年4月,任氏家族二度举牌康强电子,当年11月进一步上升至15%。在任氏家族“驻扎”康强电子时期,“泽熙系”、“银亿系”等资本阵营集结康强电子,发生了激烈的控股权争斗,导致康强电子在相当长时间内形成了无实际控制人的局面。

随着泽熙陨落、银亿崩塌,任氏家族自2019年8月开始减持。截至六月末,任伟达和任松柳合计持有康强电子3.01%股份,均位列前十大股东。

任奇峰在资本市场上,往往通过任氏家族抱团出击。任氏家族在资本市场的主要冲锋陷阵的力量,除了任奇峰,还有其表弟任伟达,后者与“泽熙系”的联系更加紧密。

2019年12月,任伟达受让了普丽盛5%股权,并在2020年一季度完成过户。2020年三季度,任奇峰出现在了普丽盛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彼时任伟达、任奇峰分别持股3%和1.9%。2020年底,普丽盛借壳方案出炉,股价飞涨。在2020年年报中,任伟达已经不在前十大股东之列。截至今年六月末,任奇峰、任沛瑞、任晓辉分别持有普丽盛1.42%、2%和1%股权。

同样在2020年三季度进入股东名单的还有王凤飞,截至今年六月末王凤飞持股4.33%。二者还在美康生物有所交集,截至六月末,任奇峰持有美康生物1.02%股份,王凤飞则是美康生物十大流通股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与任伟达同时进场的周战红,多次与任奇峰交集的王凤飞,均与泽熙核心人物竺勇高度关联。

今年以来,任氏家族资本动作频频。不免让人想到昔日任氏与资本大鳄“泽熙系”公司的密切关联,令市场生出别样的联想。

7月13日,大恒科技披露任奇峰与其子任沛瑞已经持股达到5.01%,构成举牌。大恒科技作为泽熙系的“概念股”,大股东为徐翔母亲郑素珍,持股29.75%,但目前其所有持股仍被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全部冻结。

金字火腿成色如何?

任奇峰首次走至台前非常谨慎。金字火腿主营火腿肉制品,营收占比一直在九成以上,与任奇峰旗下企业业务毫无关联。任奇峰强调,不会在未来12个月内改变金字火腿主营业务或重大调整。

此外,任奇峰还给金字火腿设置了“防火墙”,二者协议的交易细则颇多,并设有业绩对赌。根据约定,金字火腿原实控人施延军及一致行动人巴玛合伙企业承诺,2021-2023 年金字火腿经审计归母净利不低于1亿、1.3亿和1.7亿。

今年上半年,金字火腿上半年营收3.21亿,同比微增2.4%;归母净利润6465万,几乎与上年持。2020年前三季度金字火腿已经实现归母净利9253万,四季度因发生了中钰资本回购应收款未到账事项,年度归母净利仅有5930万。

今年3月,巴玛合伙企业以3亿对价向金字火腿收购了中钰资本股权回购款剩余债权,目前仅支付了1000万元。截至6月末,剩余2.9亿已经计入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和长期应收款,坏账准备余额为1341万.

不过,任奇峰已经在收购时表明,巴玛合伙企业需按约履行全部还款义务,需要在2021-2023年每年向上市公司支付9000万、1亿、1亿。此外,施延军需收购金字火腿持有的宁波保税区链上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出资份额。

本次收购金字火腿完成后,任奇峰提名了儿子、现任宁波汇峰投资总助任沛瑞担任非独立董事,同时还提名现任宁波汇峰聚威科技副总经理周国华担任非独立董事、财务总监兼董秘;现任北京睿石成长投资副总裁马斌担任非独立董事。

根据收购协议,任奇峰提名的三名非独立董事中,将有一人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

值得注意的是,拟履新金字火腿董事、财务总监兼董秘的周国华履历非常丰富。曾任宁波富达财务总监,现任宁波汇峰新材料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康强电子监事会主席、宁波中百独立董事、大恒科技独立董事等职。康强电子、宁波中百、大恒科技系“泽熙系”控制的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