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021年全国高考正式拉开序幕,共有1078万考生奔赴考场,比去年增加7万考生,创下新高。面对高考,不仅仅是考生自身在努力,背后还有千万家庭的支持,甚至衍生出一系列“高考经济”,包括择校费、课外辅导和学区房等。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官方网站

其中备受关注的焦点是学区房,尤其正值高考,现在持有学区房的家庭或将在高考结束后成为进入市场的准卖家。尽管各地出台调控学区房房价和利用学区房炒房等相关政策,但在需求仍旧火热的当下,学区房的房价会迎来新一轮的上涨吗?

2021年,中考政策开始缓慢改革,原本成绩优异的初中生就可以进入普通高中,现在改为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五五分。这就意味着,只有一半的人才可以通过中考,进入普通高中学。由此倒逼家长重视初中的教育,初中的学校,进而关注学区房。

学区房可以说是开发商和购房者都关注的焦点,但是根据国家教育法规和政策,并没有“学区房”这一概念,也没有对这一名词进行解释。在开发商与购房者的思维中,学区房可以说是一种“共识”,可以理解为特定小区业主的孩子,才有机会进入特定的初中学校。一般情况下,这些特定学校的师资力量、教学方式或学生成绩,相对来说都较好。也因此,学区成为购房者做出决策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

为了稳房价,各地出台严查利用“学区房”炒作房价的行为。在教育公层面,国家教育部门也进行了改革,包括学校进行划片区招生、租地下车库和停车等来获得学区房招生名额的,将不再拥有录取名额,以及学区房在六年之内,只能拥有一个入学名额。尽管教育改革是为了实现公公正,但这无疑也从侧面对学区房市场的乱象增加了一道管控线。

其中,学区房六年才拥有一个入学名额的限制,也给当下学区房转手就卖的行为泼了冷水。但如果从孩子教育的时间和周期来看,六年时间的时长短于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时长,也就是说,在六年后才可以转手出售,正好可以连接上“下一位待入学”学生的入学时间。而且,学区房在一定程度上有着保值增值的属,因此,学区房的买入和转手对于大众来说都可能是一次收益不错的交易行为。

据北京西城区某学区房居民,“北京西城区某学区房的房价基本在15万每米以上,甚至更高,有些不是迫切出手的房子都在等一个合适的价格,毕竟,市场上不缺买学区房的人。”

几年,虽然各地出台相关政策,淡化学区房概念,促进教育均衡,甚至通过降低学区房流动、拉长交易周期来达到降温目的,但这些行为反而加重了学区房的稀缺,造成新一轮的上涨。

又是一年高考,等到高考落幕后,这些学区房有多少进入交易市场,又是否会迎来一阵价格上涨?也许,只有人们对于教育公的诉求被满足,对教育本质的理解重回理,学区房才可能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