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银行半年报的陆续披露,其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情况也逐渐浮出水面。记者梳理已披露的财报发现,大部分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上升,其中,招商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上行0.77个百分点至1.07%,安银行、上海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增长超0.33个百分点。有金融业内人士分析称,在房地产调控和融资渠道收紧情况下,部分小型房企融资压力可能仍会进一步上升,相应部分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可能仍有一定上升空间,但对银行来说,目前房地产不良贷款率处于低位(不及行业不良贷款率均值),风险可控。

房地产业不良率仍在低位风险可控

记者梳理财报发现,大部分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上升,从披露的相关数据的情况来看,2021年上半年,招商银行房地产业贷款余额超过4000亿元,不良贷款余额较去年末大幅增长264%至43.3亿元,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上行0.77个百分点至1.07%;安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达16.6亿元,是去年末的2.9倍,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上行0.36个百分点至0.57%;上海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余额达47.2亿元,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上行0.34个百分点至2.73%;宁波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则微升至1.48%;值得关注的是,南京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显示的是零。此外,2021年上半年,在中国香港上市的锦州银行房地产行业贷款余额微增至300亿元,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由去年末的5.45%升至7.7%。

对于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的上升,安银行副行长郭世邦也在业绩说明会上透露,上半年房地产业不良贷款增加,主要就是因为有1个客户出了点问题,如果不是这个客户,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只有0.2%左右;招商银行在业绩交流会上表示,对于房地产业不良贷款激增,其中既有招行基于授信房企现金流压力所做的主动判断,也有基于房企可能出现风险的一些前瞻判断后所做的主动暴露动作;上海银行将上半年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波动的原因归结为“个别项目租售进度未达预期、还款能力有所下降等因素影响”。

“可能与年来国内房地产调控整体趋严,部分小型房企压力显现有关。年来,监管部门出台‘五条红线’等,从供需两端对房地产企业构成一定压力,对于部分高杠杆、经营和融资能力相对有限的小型房企压力明显上升。”光大银行金融分析师周茂华表示,在房地产调控和融资渠道收紧情况下,部分小型房企融资压力可能仍会进一步上升,相应部分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可能仍有一定上升空间;但对银行来说,风险可控,目前房地产不良贷款率处于低位(不及行业不良均值),从房地产供需看,房地产不会出现大面积违约情况。

多家银行因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市受罚

在对房地产金融保持严监管之下,房地产贷款的增速呈现回落态势。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末,房地产贷款同比增长9.8%,增速创8年来新低,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由2019年的高点29.2%降至6月末的28.2%。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仍存在经营贷、消费贷等违规流入楼市的乱象。记者注意到,在已披露半年报的银行中,多家银行今年曾因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市而收到过监管罚单。例如:7月5日,据广东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2021年40号)显示,招商银行广州分行因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个人经营贷款被挪用入房地产市场)被处罚款200万元;5月14日,安银行资金运营中心收到的一张沪银保监罚决字〔2021〕55号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2016年,该中心因违规向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的房地产项目提供融资等6项违法违规事实被上海监管局责令改正并处罚款300万元。

上述上市银行的违规并非个案。据悉,今年4月,上海银保监局公布了辖内银行个人住房信贷管理自查和监管稽查的有关情况,稽查共发现123笔、3.39亿元经营贷和消费贷违规流入房市。8月7日,深圳官方通报的“深房理”案件中,也发现21.55亿元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

周茂华分析,类似短期信用贷违规流入楼市,主要是此类信贷申请门槛不高、手续简便,相对于房地产融资成本、房贷整体利率,中间确实存在套利机会;短期信用贷资金具体使用、流向跟踪监控难度大、成本高等,短期要杜绝此类资金违规流入的难度较大,但随着国内监管制度加快补齐短板、监管效率提升、部分银行业也积极采取措施,此前部分区域经营贷流入楼市情况大幅减少,取得明显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