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本报刊发了题为《“民宿”变群租 不查证不扫码》的文章,反映不少旅游和中介网站的民宿客栈栏目里,隐藏着低价合租床位,所谓的民宿竟是隐藏在居民小区里的群租房,一个房间少则住七八个人,多则住十几个人,存在不少安全隐患。报道引起丰台区和朝阳区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他们联合公安部门逐一摸排,清理整顿群租房。

3G木兰公寓

清查20余套群租房

住户全员办理门卡

“8月18日当天,街道办事处就组织人员对报道中提及的群租房进行检查。”丰台区成寿寺街道办事处安建设办公室工作人员韩剑锋向记者介绍说,街道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组,联合属地派出所进行查处。

据介绍,存在群租现象的3G木兰公寓里,除了有人居住,还有不少公司在经营。“由于距离地铁站较,屋内的面积不大、租金不高,吸引很多年轻人租住,不少中介公司发现市场需求后,就将这些房屋租下来,搭起了上下铺床进行出租,赚取房租收益,逐渐形成现在群租房较多的现象。”韩剑锋说,工作组约谈了小区开发商、物业管理公司和小区内的中介公司负责人,要求他们对反映的问题立即进行整改。

18日晚上,工作组和派出所民警来到小区进行排查,发现2号楼和5号楼有20多套房存在群租现象。“这些房里几乎都搭了上下铺床,住了不少人,很多租户都是来京务工人员,其中还有不少是从事外卖行业的年轻人。”据悉,截至8月26日,已经整改了该小区15套群租房,还有七八套正在整改中。

为了彻底摸清小区内的群租问题,工作组要求物业公司实行门卡管理制度,每一位居住在小区的租户都要提供租房合同,才能登记申请进门卡;如果提交不了租房合同,就需要填报详细的个人信息,并由房主到物业公司为租户申请办理门卡。“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摸清小区内每一套房间到底住了多少人,坚决不给群租房留空间。”韩剑锋说,目前正在安装门禁系统,预计下月中旬可安装完成,到时候只有持卡住户才能进入。

对于本报报道中通过网络发布群租信息的情况,韩剑锋告诉记者,属地派出所对公寓内所有安装了密码锁的住户逐一进行登记,并将这些房屋信息上报网络监管部门,目前正在和发布台核对,一经核实属于群租房将全部下架,清查不留死角。

同时,小区门口还增加了安保人员,对进出人员进行扫码、测温,两栋楼的楼道内全部安装了紧急疏散标识,在公共区域增加了60个灭火器,进一步消除安全隐患。

百环家园

查处6套群租房

物业加强各环节围堵

群租现象比较集中的百环家园小区归朝阳区劲松街道管辖,街道办事处安建设办公室副主任王燕伟告诉记者,8月18日当天,街道就联合属地派出所、物业管理公司,对报道中反映的点位进行检查,同时举一反三,对其他楼宇也展开检查,“截至目前一共查处了6套群租房,约谈房东,对涉事人员进行登记,并拆除了上下铺床。”

为了摸清入住人员基本情况,该小区的8个大门将安装门禁系统,住在小区的每个人都要进行登记。同时,物业公司联合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在小区内进行巡查,一旦发现涉嫌群租的情况,将及时进行调查和上报。

该小区物业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防止群租问题反弹,他们要求值班保安在日常巡查中,如果发现有人运送床架、床板等物品,一定要盘查清楚,并做好记录。“要登记运送床板和床架的具体房间号,记录运送人员信息,后续会不定时再去巡查该房间的人员居住情况,如果发现属于群租现象,我们第一时间上报街道和派出所。”

该负责人说,由于很多房东都转入线上出租房屋,隐蔽较强。“但是,再隐蔽也会有一些迹象,我们发动楼长、保洁员和工程维修师傅,让他们在日常工作中发现可疑情况立刻报告。比如若保洁员发现某栋楼的一次饭盒、矿泉水瓶等垃圾突然增多,就可以推测这栋楼期入住人员增加,有群租的嫌疑,我们会让楼长进一步调查了解。此外,工程维修人员上门维修时,也多注意观察,如果发现屋内搭了上下铺床,或者有人员聚集情况,要及时报告。总之,从物业管理的各个环节围堵群租。”

个别台仍有群租信息

8月27日,记者通过几款民宿APP查找民宿房源,发现之前报道中涉及的大部分群租房源信息已经下架,但仔细查看,仍然能发现个别民宿的网页中有上下铺床的照片,房屋处于可预订状态。

业内人士建议,应提高群租房房东的违法成本,“每次对房东的处罚只有几百元到一两千元,这个罚金不过几天的房租而已,处罚完之后,他们还会另起炉灶接着干。如果处罚金额提高到几个月甚至半年的利润,罚到他们‘疼’了,可能群租现象就不会这么猖狂了。”本报记者 杨晓斌